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印尼义诊点滴

2005年No.1 海浪花 作者:陈生

  2004年11月,我有幸成为国务院侨办组织的中医专家团成员出访印度尼西亚,为广大华人华侨义诊,提供健康咨询服务。在印尼的20多天时间里,我们一行所到之处都受到了印尼华人极为热烈的欢迎。

  在印尼各地负责接待我们的华侨华人社团都把我们当成娘家来的亲人而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无论是棉兰华裔总会黄会长、廖副会长,还是雅加达吉祥山基金会张理事长、曾秘书长等当地社团领袖不顾年事已高和气候炎热,都亲自到机场迎接并陪同到酒店为我们安排好房间,同时制订了详细工作日程安排,并且牺牲自己的工作与休息时间,陪同我们义诊,随时为我们解决在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特别是在棉兰的5天时间里,苏北中医协会谢会长亲自率领8位当地有名气的中医师,关掉自己的诊所,放弃个人收入,陪同我们在美德村、丁宜、先达、明礼等地为患者服务,义务为我们做翻译。印尼交通设施落后,为了怕我们路途中消耗时间过长,错过吃饭时间,几位女医生亲自做了糕点带在路上为我们提供点心,并买来榴莲等水果为我们加餐,使我们深受感动。义诊场地条件简陋,多数没有空调,病人又非常多。各地侨团负责人都安排数十名工作人员义务加班提前发号,在现场分诊并维持就诊秩序,还安装了大型电扇,准备防暑饮料,对我们开展工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每次义诊结束时,所有的华社领袖及工作人员都流露出依依惜别之情,多次与我们合影留念,有时一个场景要用不同相机多次拍摄,部分女士甚至眼中闪着激动的泪花。

  我们的主要活动是为海外华人华侨义诊,由于看病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开始我并没有把它当成太重的负担,但当我走进就诊场地,看到挤满候诊区扶老携幼的病人时,我感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病人真是太多了!广大华人华侨对祖国医学和医生的需求如此巨大超出了我的想象。许多人来自很远的地方,盼望能通过我们的治疗恢复健康,有人甚至从棉兰乘飞机追到雅加达找我们看病。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抱着对来自祖国医生和中医的信任满怀希望而来的。其中不乏经济状况不佳的贫苦华人,平时他们是不可能有条件得到较高水平的医疗服务的,更不要说找中国医生看病了。为了能得到我们的服务,他们往往要等上一整天,而我们也几乎每天都因为病人要求加号而不能正常结束义诊,最多的一天我们5个医生竟看了450个病人。他们当中很多人病情比较复杂,加上当地过食甜品冷饮等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和当地医生只注重用药不注意观察效果和健康行为指导,造成了许多人虽然不停地吃药而病情却在逐渐加重的情况。对这些人来说,确实需要一整套从药物合理使用到健康生活指导等完整的治疗方案,而我们的到来不仅仅弥补了当地在这方面的缺陷与不足,还为其增加了中医药治疗调理这一简便、廉价且十分有效的特色疗法,对其恢复健康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每当我看到和想到这些时,确实忘记了疲劳,不管拖到多晚,我都坚持认真地为每一位病人热情服务,有时下班后病人追到酒店,我也在征得团长同意后尽力为其提供帮助,绝不随意拒之门外,甚至在晚餐的餐桌上,当陪同我们的华侨华人朋友提出有关男性健康问题时,我也尽自己所能认真解答,受到了朋友们的欢迎,他们戏称把讲座办到了餐桌上,有机会还要继续咨询。

  面对这一切,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做了一些工作,为华人华侨朋友提供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却受到了如此隆重的礼遇与欢迎,这绝不是对我个人的一种褒奖,而是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对祖国深厚感情的充分体现,表达了他们对国务院侨办代表祖国为他们提供服务的深切感激之情,对我们长期生活在国内的人来说是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同时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国务院侨办组织这次为华侨华人办实事、解决实际困难、提供健康服务的活动意义十分重大,切实起到了凝聚侨心、促进团结、增强对祖国向心力的重要作用。这次活动也使我感到我能作为中国高水平中医的代表到国外为国家建设服务,为国家的侨务工作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情,虽然条件艰苦,工作劳累,但看到自己工作的成果和意义时确实感到心情十分愉快,并期待有机会能继续为此做出贡献。

  (作者系北京鼓楼中医医院主任医师)

  本栏目责任编辑 崔酉年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