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2005温州华裔青少年“寻根之旅”夏令营随笔

2005年No.5 海浪花 作者:叶斌斌

  今年7、8月,温州市侨办举办了2005温州华裔青少年“寻根之旅”夏令营活动,来自13个国家的243名营员来到温州学习中华文化。作为夏令营的工作人员,我们与营员们一起度过了难忘的35天。8月17日早上8点,当载着参加“寻根之旅”夏令营的最后一批离温营员的波音747客机腾空而起时,原以为会如释重负的我心里却顿生一丝莫名的不舍和一缕悠悠的牵挂。这些年轻、可爱、活泼的孩子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欢笑和无奈,忘不了听到他们管同学叫朋友时的诧异,习惯了他们面对蹲厕发出的尖叫,享受了他们被踩了脚先说对不起的乐趣,原谅了他们恶作剧让人大跌眼镜的淘气。他们带着对故乡既古老又现代的魅力的向往而来,又满载着“我找到了根”的自豪和希冀而去。这一段记忆将在他们的人生中烙下印记。

  中国功夫的魅力

  骄阳似火的七月,每天早上9时,便会从闷热的市体校训练馆传出一致的“哈!哈!哈!”声,这不是体校运动员集训发出的声音,而是二十七名飘洋过海参加武术夏令营的温州“洋娃娃”,怀着对中华武术的无比崇敬而发出的吼声。

  中华武术是中华民族的国粹,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的民族文化传统哲学、美学的思想和智慧,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修身养性,陶冶情操。许多营员刚来时自理能力差,意志弱,反应慢,怕苦怕累怕吃亏,不愿帮助别人,在体校教练的传授下,营员们的面貌焕然一新,俨然成了朝夕相处的大家庭成员。市侨办组织的集体活动中,武术营的营员组织纪律总是最好的。

  来自意大利的女孩留青青在国外学过空手道,她一提起学中国功夫,就特有精神,手舞足蹈。“我喜欢中国功夫,因为中国功夫腾空踢腿就像空中飞人。”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直把神秘的中国功夫学下去。和留青青一样学过空手道的还有荷兰营员黄威力。威力可是“寻根之旅”的老营员了,他话不多,总是微笑着注视着同伴,他习武一招一式,不管南拳、太极拳、刀剑棍棒,总是一丝不苟,所以武艺进步也相对快些。

  奥地利的陈伟奇是因为电视剧《西游记》而喜欢上中国功夫的。这位长得结结实实、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已经是奥地利两届青少年组武术冠军了,由于他的武术水平超群,教练特地为他开小灶,量身定做训练计划,市体校的武术尖子每天为他作陪练。今年国务院侨办邀请陈伟奇赴京参加公费武术夏令营,但是由于他对家乡温州的迷恋和武术营员之间的深厚感情,在他再三恳求下,父亲陈玉明先生毅然决定让伟奇留在温州继续学习,也使我们有机会在7月30日的闭营晚会上一睹他刚劲有力的刀术表演。

  武术夏令营里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年龄最小的法国营员林路路了。这位身高1.40米,体重45公斤的小胖哥可以说是混进武术夏令营的。他的母亲送他来的目的就是减肥,可林路路的惟一喜好就是吃,温州的舅舅只好在零花钱上控制他,可是大家都喜欢肉嘟嘟的路路,每人都乐意逗他玩,于是大哥哥、大姐姐们都成了他的“保育员”。舅舅给的零花钱一分没少,可嘴巴从没闲着,肯德基套餐可以一下子消灭四份,也获得了“小河马”的美誉。也就是这位“小河马”,在后来随团参加云南游的最后一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天,为了赶上7点的航班,全体营员必须在5点以前起床,路路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morningcall(叫早)的重任。清晨4点40分,他果真一个接一个地叫醒了大家。我们称赞他的时候,路路却语出惊人:“我是习武之人,应该做的。”可见中国传统武德教育对他的影响之深。

  “海棠”、“麦莎”来了

  参加此次“寻根之旅”夏令营的营员们除了在学习中华文化等方面大有收获外,最大的意外就是经历了两次使温州遭受重创的台风“海棠”和“麦莎”的洗礼。这些在欧美大陆风平浪静中成长起来的“香蕉人”,虽然了解Typhoon(台风)的词汇,有些人曾听父辈们谈及家乡温州经常要遭遇台风灾害,但真真切切、身临其境地感受台风的威力,恐怕对于绝大多数营员来说都是头一遭。

  5号台风“海棠”将要正面袭击温州的消息传来,按照有关方面的要求,我们暂时停课,并禁止营员外出,市侨办陈永聪主任和温州大学领导都亲自在营地抗台值班。温州大学华教基地的营地里有近120名营员,停课和禁止外出引起了他们N个为什么和众多的抗议,我们只好安排小老师们深入宿舍作安抚和解释工作,并以班级为单位,组织丰富多彩的室内活动。窗外狂风暴雨肆虐,营地里却是欢声笑语,热闹非凡。最令人兴奋的时刻出现在麦当劳快餐店送的外卖到来之时,狂喜之余,这些懵懂的小家伙竟傻呼呼地问:“老师,下次台风什么时候有啊?”事实是被他们不幸言中了,仅隔数日,9号台风“麦莎”不期而至了。那天早上,看上去仍然风平浪静,可营地餐厅里已经只有三三两两的营员在用早餐了。台风预警警报还仅仅是黄色的,过了9点,教室里依然空空荡荡的。回宿舍一问,他们一副过来人的驾势,“老师,不是说台风又来了,我们肯定要停课,又可以吃麦当劳了,就让我们多睡一会儿吧。”弄得我们啼笑皆非。我相信,当他们回到异国,绘声绘色地向朋友描述台风的经历时,一定是少了些可怕,多了些乐趣的。

  哭,并快乐着

  短短一个月的相处,营员和小老师之间产生了强烈的亦师亦友的感情,他们共同感受快乐和悲伤,也一起分享收获的喜悦。

  李翩翩是高级班的中文老师,在第一天上课时,就被班上几个调皮捣蛋的营员气哭了,当时双眼红肿得像桃子的小老师依然坚持着上完课。刚下课,闯祸的孩子们就来道歉了,来自异国他乡的孩子敢作敢当的个性深深感动了翩翩,他们成了好朋友。意大利的小营员戴意帆把翩翩老师的大头贴随身带着,她们俩临别时的抱头痛哭把事先不掉一滴眼泪的约定打破了。

  小老师刘燕带的班上有大家公认的小麻烦——意大利的陈好。小家伙脾气怪癖,力气又特大,9岁的他甚至可以把强壮的体育老师打怕,上课的时候,没有一刻是安静的,爱吵闹,不受束缚,有时调皮得让人头痛。唯一可以让他服服帖帖的就是刘老师了,刘燕曾开玩笑地说自己是陈好的“三陪”——陪学、陪玩、陪睡。每到晚上十点,陈好就抱着枕头来找她,“老师睡觉去吧”成了大家的笑料,小刘老师以她的细腻和耐心成了陈好的代理妈妈和知心姐姐。临行前,小男子汉陈好竟抱着刘燕整整哭了两个小时。

  Party

  营员们来自不同的国度,异域文化的熏陶,不同的意识形态造就了他们活跃的思维和丰富的灵感。他们酷爱音乐,带着MP3,迎着音乐摆动身躯成了美丽的风景线,他们的这种朝气和动感经常让我们也不知不觉融入其中。

  夏令营期间,温州市侨办组织营员到永嘉古村落参观游玩,在用完午餐的间隙里,武术夏令营的男孩女孩们在大堂里开起了Party。来自意大利的陈苏珊娜大方地跳起了HIP-HOP街舞,优美奔放的舞姿引来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来自西班牙的徐叶奥一曲《说爱你》达到了专业水准,他们载歌载舞,尽情发挥才能。杨均瑜和潘超扮演一对在书店买书的父子,精彩的情景对话博得了一片掌声。

  8月14日是我们民俗风情快乐游夏令营在云南的最后一天。晚上为了舒缓离别的忧伤情绪,在宾馆的房间里,营员们自发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化装舞会,摇曳的灯光是由荷兰的徐道年和徐好年两兄弟控制的,MP3接入电视机音响就放出震撼的舞曲。男孩子的发型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个性张扬得只能用一个“酷”字来形容。女孩子们都尽情展示云南之行途中淘到的各式民族服装,尤其是来自西班牙的姐妹花项丽雅、项雅静穿上一粉一绿肚兜装,却在狂热的迪斯科舞曲中摇摆,把中西合璧得淋漓尽致。营员们把平素严肃的市侨办周顺来副主任也拉进了舞者的行列。孩子们的热情四射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激发了身上被雪藏的青春活力,我想有很多人都会记得这个Party的。

  (作者单位:温州市侨办)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