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海外华文教师职业发展规律及启示

2013年NO.1 华文教育 作者:吴勇毅 华霄颖

  本文尝试将海外华文教师的研究纳入教师教育研究的学科范畴,揭示海外华文教师职业发展的特点及规律,在此基础上探索对华文教育工作的启示。

  一、海外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分析

  海外华文教师与一般教师相比,具有比较鲜明的特点。首先,相当一部分海外华文教师(主要分布在东南亚以外的国家)是兼职从事华文教学,因此,在他们的专业发展历程中,“求生存”的特性就变得不太明显。作为兼职,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一旦他们自己发觉或学生及家长认为他们不适应,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停止教学。第二,从教师来源看,相当一部分教师在开始从事华文教学时,已经从事过各种类型的教学工作,尽管需要适应新的教学环境、教学对象和教学内容等,但不会再重复初任教职时的那些问题(比如彷徨、迷茫、不知所措、紧张焦虑等)。

  本文把海外华文教师的专业发展阶段分为适应、发展、成熟三个阶段。

  (一)适应阶段:初步掌握开展教学、处理教学事件的基本知识,教学能力和课堂管理能力欠缺,开始积累并逐渐巩固所获得的教学经验,关注个别学生,试图寻找新的方法和技巧。

  在适应阶段开始时期,由于华文教师都是初次进入该领域,并且缺乏相关的专业背景,对教学环境和教学活动的知识有限,在课堂内容安排、课堂纪律管理等方面遭遇到挫折,教学感受为不顺、缺乏自信、紧张、无从下手或是惑而不解,在具体的教学上处于模仿的状态而少有自身的见解,没有能力尝试新的教学方法。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华文教师才逐渐变得适应起来。

  (二)发展阶段:学到了许多有关组织课堂、学生、课程和方法等方面的知识,教学技能有长足的进步,开始注意到学生的复杂性。

  在发展阶段,华文教师通过借鉴他人、培训以及自我反思等各种途径学到了许多关于华文教学、课程安排、课堂管理、教学方法以及与家长关系处理等方面的知识,不断学习新的内容来充实自己的教学。教学技能也随之有了很大的提高。

  (三)成熟阶段:教师己经有了自己的专业见解和认识,能很好地控制教学活动和教学环境,乐于尝试新的教学方法,能够娴熟地处理可能出现的新问题,对教学充满自信。他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教学对象上,而非只关注自己如何去应付教学,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

  二、海外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规律探索

  (一)入职动机相似,专业发展道路不同

  在欧美地区,海外华文教师入职的初始动机都很相似,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作为孩子的家长,其子女在成长过程中自然面临着祖(籍)国语言文化的传承问题,抱着不让孩子忘记自己的“根”文化的简单信念,在缺乏教师的情况下家长就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教学任务;另一种是因为刚到国外,语言不通或不甚通,且别无所长,但又需要解决经济问题,做中文教师自然成为首选。前者多见于中文学校初创时期,从管理人员到教师,大都由家长担任(或轮流担任)。随着近几年留学潮的再度兴起,出国就读本科、硕士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其中一部分就读教育等相关专业的学生去中文学校兼职的颇多。

  从教师来源看,作为新移民集中聚居地区的、由新移民创办的周末中文学校,在师资选择上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大陆新移民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出国留学之后形成的,这些移民学历层次较高,有的已在当地高校或科研机构就职。在这样的条件下,该中文学校的师资队伍主要由曾有国内教学经验或有教育学背景的教师构成,近几年又加入了去当地攻读本科或硕士学位的留学生。

  通过研究发现,入职动机的差异对教师专业发展的影响并不大,而教师的专业背景和以往的职业经验对其专业发展影响较大。

  (二)通过关键事件加以充分反思是华文教师实现自主专业发展的内在因素

  “关键事件”的概念是沃克在研究教师职业发展时提出的。“关键事件”是指“个人生活中的重要事件,教师要围绕该事件作出某种关键性的决策。它促使教师对可能导致教师特定发展方向的某种特定行为作出选择”。关键事件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在于它能够引发教师专业结构的解构和重构。教师每经历一个关键事件而获得专业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教师专业发展的基本循环。通过关键事件,外在的影响因素与教师原有的教育信念、知识等内在结构的不一致变得明析化、尖锐化,再经过对各种作用因素关系的反思,继而作出决断和选择,决定对原有的内在专业结构做局部修改、调整或全部更新,以至最终获得专业发展。关键事件可以是教师教学的具体感受,也可以是他人的实践性知识和各种理论原理甚至是意想不到的生活感受。关键事件引发教师明晰问题所在并开始以批判的目光反观自身,包括思想背景、行为甚至是深层的信念、价值观、动机、态度和情感等。意识到问题所在后,教师需要有方向地、聚焦式地寻找新思想与新策略来解决面临的问题,而这些新思想与新策略来自于研究领域和实践领域。教师是一个具有自主性的反思实践者,反思是教师获得专业发展的必要条件。

  在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过程中,具体的教学感受是引发其反思的重要因素,而他人的实践性知识、各种理论研究乃至个人的生活事件都可以启发教师作出行动上的改变。美国心理学家波斯纳提出了“教师成长=经验+反思”这一著名公式,对教师反思的关注,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实践性知识的生成方式。这就启示我们不仅要培养华文教师自主反思以实现其自主发展的意识,而且要提供培训、交流、研讨、示范课、听课等各种可以培养教师反思能力的外在形式,以引发教师对自身教学实践的自主反思,同时也可为教师重构专业知识和实践知识提供借鉴。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对教育教学的理解会升华,其专业素养也会得以提升,并逐步向专家型教师转型。从整个职业生涯的历程来看,这些关键事件在教师专业发展的各个阶段普遍存在,而且对教师的专业发展作用明显。

  (三)自我钻研与团队协作学习相结合是海外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基本策略

  一些中文学校为教师提供的团队协作学习方式多样,有培训示范、同行交流、集体备课、课题研讨等各种形式。

  海外华文教师由于是兼职担任教学,没有很多途径接受专业培训,因此,华文学校应提供各种能创造团队协作学习的形式,如培训、交流、研讨、示范课、听课等的机会,促使教师学会反思,从而内外结合,给海外华文教师的专业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

  (四)价值的升华是推动海外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在动力

  周末中文学校的大多数教师为兼职,即身兼两份工作,但他们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和处理与家长的关系上。由于中文学校管理人员较少、事务繁杂,作为管理者就更为辛苦。在所得远低于付出的状况下,入职华文教育本身就是一种价值选择的结果。随着教育过程的进展,华文教师自身的价值也得到了提升。强烈的使命感使他们意识到华文不仅仅是一种沟通、交流的工具,还是民族认同的载体,更是传播和传承中华文化的火种。

  作为一种低报酬的兼职,付出与所得之间的不对等一直是海外华文教师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海外华文教师选择了华文教学,没有升职、发财的利益可图,完全凭借着他们对传承祖(籍)国语言文化的一腔深情。因此,可以说,海外华文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在历程也是作为华文教师的价值升华的过程。正是基于这种传承民族语言文化的使命感,使得海外华文教师克服种种困难投身于华文教育这一崇高的事业之中而无怨无悔。

  三、对培训海外华文教师工作的思考

  (一)海外华文教师的年龄结构及学历层次、专业背景等正在发生变化,华文教师培训也应随之发生变化

  根据以往我们的认识,华文教师普遍存在年龄大、学历低、缺少专业背景的问题,但是从我们调查的结果看,似乎并不如此。由于研究条件的限制,我们无法保证调查对象的典型性,但是,相当数量具有共性的情况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有说服力的,至少可以显示正在发生的变化。根据调查结果,华校教师的年龄结构正在趋于年轻化,学历层次也在提高,专业背景调查也显示语言学科和教育学心理学学科背景的教师数量增加,这在以留学为目的的新移民集中的发达国家尤其如此。如果能够通过扩大调查范围等方法进一步证实,那么,我们以往重专业知识体系及其教学方法的培训课程架构应该随之有所调整甚至重组。

  (二)海外华文教师职业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对有针对性地设置师资培训课程具有启发意义

  海外华文教师职业发展的特点告诉我们,在不同的阶段,教师对培训的需求不同,因此,侨务部门组织培训时,如果能对培训对象的阶段性特点有所认识,可以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使培训有的放矢,真正对教师的职业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三)海外中文学校自身的培训功能应引起侨务部门的重视

  我们在深入研究中发现,几乎每所海外中文学校都有自己因地制宜所做的教师培训,而这一点,在以往的师资培训中并未引起应有的重视。教师教育理论告诉我们,校本培训对教师的职业发展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这或许能给我们改革未来的教师培训模式提供极其有益的经验和思路。-

  (作者分别系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教授、院长;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副教授)



  [ 往期回顾 ]


主办: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张波、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88387961
      88387962
      88387956
      68327543
      68994472
传 真:010-68327543
      68994472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