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浅谈日本侨团的几个特点

2012年NO.1 海外纵横 作者:刘敬师

  日本是个新兴的、发展迅速的华侨华人聚居地。目前华侨华人社会的总规模达到80 万人(在日中国人约有70万,入籍华人11-12万),侨团据不完全统计有二三百个。日本是华侨占大多数,华人占少数的国家,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侨社不同,是典型的华侨社会。侨团是联系和团结分布在日本社会的华侨华人的重要平台和纽带。大体而言,日本的侨团呈现以下一些特点:

  一、“新”、“老”界限明显

  日本侨社习惯把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前就侨居日本的侨胞及其后裔称为“老华侨”或“老侨”,邦交正常化之后移居日本的称为“新华侨”或“新侨”。

  新侨大量增加之前,老侨已在日本经历一两代人,总人数约有5万。他们在日本各都道府县普遍建立了“华侨总会”,如东京华侨总会、横滨华侨总会、大阪华侨总会、神户华侨总会、京都华侨总会、长崎华侨总会等;开办了一些华侨学校,如百年侨校横滨山手中华学校、神户中华同文学校等;经营着一些文化设施,如横滨关帝庙、长崎孔子庙等;形成了几个“唐人街”,如横滨中华街、神户南京街、长崎新地中华街等,构成了较完整的华侨华人社会网络。老侨总体上在日本社会根基较深,与日本社会相融程度较高,经济实力不突出但较扎实,其侨团普遍拥有产业或会所,行事方式较规范和主流化,会员以老侨及其后裔为主,工作语言基本为日语,新侨参加进来的较少。

  新侨历史只有三四十年,以中日邦交正常化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赴日留学学成定居、投亲靠友、国际结婚、投资经营等人员为主,占日本华侨华人绝大多数,基本为第一代侨居者。以他们为主体,成立了各种各样的组织,尤以行业协会和同乡组织为多,如日本中华总商会、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日本华人教授会、全日本中国人博士协会、在日中国人律师协会、日本华侨华人文学艺术家联合会、日本华人书法家协会、日本吉林同乡会、日本四川同乡会、日本重庆同乡会、日本山西同乡会、日本湖南同乡会等。新侨团体成立时间短,运作经验少,组织不太健全,大多经济实力有限,除个别侨团外基本没有固定会所和专职人员,工作语言基本为中文,活动靠临时招呼和组织。

  新、老侨团由于会员构成、先建后立、背景层次、行事方式等差异,彼此几乎各自独立,自成体系,交叉融合较少,自然界限明显。

  二、侨团发展快速而多样化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随着旅日新侨人数的急剧增加和他们在日生活的稳定化、长期化,各种新侨联谊组织也应运而生,呈现快速而多样化的发展。老侨组织虽然相对比较成熟和稳定,但也随着形势发展而发生着新的变化。

  首先是侨团数量和形式大量增加。老侨组织经过自身长期整合,基本形成了以日本各都道府县“华侨总会”和以部分中国省、市、县冠名的“同乡会”为主的结构体系,如长野华侨总会、冈山华侨总会、鹿儿岛华侨总会,广东同乡会、福建同乡会、浙江同乡会、江苏同乡会、北省同乡会、台湾省民会、宁波同乡会、广东要明鹤同乡会等,总数约有100个。随着新侨的增长,除了传统的“地缘”、“乡缘”组织,大量以“业缘”、“学缘”、“友缘”、“兴趣缘”等为纽带的组织也迅速增加,如上述专业和同乡组织以及横滨华人联友会、东京网球协会、日本华人插花协会等兴趣团体等,总数不下一二百个。

  其次是侨团开始走向融合发展。过去,由老侨建立的“华侨总会”曾经为是否接纳新侨和入籍华人存在不同的意见。近年来,这个“谨慎”的局面已经打破,越来越多的新侨和入籍华人加入“华侨总会”,一些地方甚至将“华侨总会”改名为“华侨华人总会”,如冈山华侨华人总会、新潟华侨华人总会、爱媛县华侨华人联合会等,呈现出新老侨团融合发展的趋势。一些团体甚至采取了中日合作的组织形式,同时吸纳华侨华人会员和日本会员,为促进中日间交流合作服务。如日本云南联谊协会,除理事长是华人,其他会员几乎都是日本人;日本中华总商会,除华商,还吸纳日商为赞助会员;日本黑龙江经济文化促进协会,部分是日本会员。

  其三是侨团逐渐走向联合,形成了一些全国性和区域性侨团。目前最有代表性的是以老侨为主的“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和以新侨为主的“日本新华侨华人会”两大全国性组织。前者以老侨建立的各都道府县“华侨总会”和横滨、神户两大侨校等为联合;后者以新侨建立的各主要专业团体、区域组织和同乡会等为会员,目前共有加盟团体28个,其中北海道新华侨华人联合会、西日本新华侨华人联合会、中部日本新华侨华人会等区域性团体都是其会员。

  三、侨团作用和影响日益突出

  日本的爱国友好侨团历史上在团结、组织旅日侨胞反对日本右翼和国民党在日势力对新中国的敌视,动员和输送青年侨胞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支持和促进中日邦交正常化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改革开放以来,新老侨团持续秉持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在促进中日两国友好交往,抵制分裂、反华势力,捐助国内灾区、贫困地区等多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影响日益突出。2001年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等主要侨团承办了全球华侨华人“反独促统”东京大会,成为最成功的全球“反独促统”大会之一,给“台独”势力以沉重打击。2007年,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日本新华侨华人会、日本中华总商会、在日中资企业协会作为“侨界四团体”,首次与日本友好七团体一道,为温家宝总理访日联合举行招待会,并由此形成日本民间友好团体欢迎中国领导人访日的参与模式。同年日本中华总商会成功承办了第九届世界华商大会。2008年,日本主要侨团发起了声援北京奥运火炬传递的活动,6000多名侨胞和留学生赶赴长野,抵制了日本右翼和“藏独”分子的干扰,保证了长野火炬传递的顺利成功。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2010年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仅东京地区侨团、侨胞为上述我国内自然灾害捐款就达2.09亿日元。 “上海世博”、“千人计划”等重要事件和活动都活跃着日本侨团的身影。这些积极作为大大提高了旅日侨团在日本和中国社会的地位和影响,受到了各方的关注。

  四、侨团建设面临若干问题

  老侨团的主要问题是后继无人,发展乏力。由于老侨在日已历数世,受大环境影响,其后代语言文字、思想感情、生活方式等都已日益当地化,生活方式和兴趣爱好多元化,大都不愿参加侨团和侨团组织的活动。因此侨团干部和会员的高龄化和减员化日趋严重,出现了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现象,老侨领们对此忧心忡忡。

  新侨团的主要问题是实力小、团结协作不够。新侨团成立时间短,大多运营还不够规范。侨团领导人年龄、资历等大体相当,没有突出的优势,较难建立个人威望。大多新侨团组织还比较松散、初级,没有创收的资源和能力,没有稳定收入,没有专职人员和会所,活动经费靠会员临时拼凑,实力有限。

  新老侨团之间的主要问题是融合尚且不够。由于中日间特殊的历史原因,战前到邦交正常化前实际存在一个中国人移居日本的“断档”期,造成了“先”、“后”,“新”、“老”之间的一些差异。如老侨相对比较习循日本社会的“游戏规则”,对新侨 “不太守规矩”的一些言行有看法。新侨则自认为受教育程度较高,对“以三把刀起家”的老侨不太服气等。促进新老侨、新老侨团之间的相互理解、包容和融合,一直是日本侨团建设的重点之一。

  针对以上特点,笔者认为,日本的侨团工作应该坚持以爱国、和谐、贡献为主题。建设和谐侨社,侨团间应加强团结与协作,更好地维护和促进侨胞利益;在日侨团应发挥团体优势,以各种方式关心和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中华文化的薪火相传,为振兴中华、民族复兴而做出更大地努力;侨胞与日本社会和当地民众间要和睦相融,更好地发挥民间外交作用,积极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作者系国侨办国外司欧非处处长)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