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美国华人参选缩影

2012年NO.6 海外纵横 作者:崔酉年

  今年喧嚣一时的美国大选,终于在10月6日尘埃落定,奥巴马获得连任。美国华人在此次大选中的表现十分引人关注。本文综合有关资料,结合浅见,略述一斑。

  三名华裔女议员首现国会

  此次美国大选,我们欣喜地看到美国国会选举历史上首次出现三名华裔女众议员。她们是:

  纽约州联邦众议员,民主党人孟昭文,她在纽约州第6区国会众议员选举中,以67.7%的高得票率当选纽约州联邦众议员,远高于共和党对手丹尼尔•哈洛伦的4.6万张。

  孟昭文,1975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是第二代美籍华人,祖籍中国山东。她在纽约读完高中后,先后在密歇根大学和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获得历史学士学位和法律博士学位。她的父亲孟广瑞曾任纽约州众议员。她的丈夫是韩裔美国人,因此她对华裔社区、韩裔社区都很熟悉,也对政治竞选和争取选民支持有较多的经验。她在当选后表示,未来将和国会其他华裔议员合作,为华裔争取更多福利,也期待能有更多华裔从政。

  有一半华裔血统的民主党人谭美•达克沃思在伊利诺伊州第8区国会众议员选举中,以54.7%的得票率出线,当选伊利诺伊州联邦众议员。

  谭美•达克沃思,1968年出生于泰国,在夏威夷长大。母亲林丽婵是泰国华裔,父亲来自美国的一个军人世家。由于父亲曾为联合国工作,谭美从小跟着父亲走遍了东南亚各国。大学毕业后,接受了预备军官培训课程,并投入军旅,成为美军首批战斗直升机的女性驾驶员。2004年11月,谭美驾驶直升机在伊拉克被武装分子发射的火箭弹击中,致使她失去了双腿,右手也丧失部分功能,从此必须以轮椅和义肢代步。谭美表示,童年的经验让她更能了解生长在美国的优势和权益,也让她更懂得珍惜、感恩,包容不同的文化,更具国际观。

  首名华裔联邦女议员、民主党人赵美心成功连任加利福尼亚州联邦众议员。

  赵美心,1953年7月出生于洛杉矶,祖籍中国广东省新会古井镇。赵美心的父亲是美国二代华人,母亲于1949年前自广东移民来美。赵美心的丈夫伍国庆目前任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赵美心先后获得了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学学士学位和加州职业心理学院心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她在洛杉矶城市学院和东洛杉矶大学教学近20年。2011年,她在多位侨团代表的建议下起草了要求美国政府就1882年的《排华法案》表示道歉的提案。201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就130年前美国国会通过的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正式道歉。

  华人投票率依然很低

  过去美国华人参选积极性不够高,此次大选情况如何呢?参选胜出的孟昭文结合自己体会谈了她的看法:今年很多人说,在摇摆州亚裔会成为很大的一股力量,所以候选人如果明智的话,会去拉这些亚裔的选票,也会越来越重视华人。现在来美国的华人与以前有很大不同,不再像以前只是辛辛苦苦打工,什么也不管,他们的文化背景、教育程度更高,所以应该更多地去关心政治。

  孟昭文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美国华裔的政治地位不如非裔和犹太裔,“因为我们投票率依然很低”。例如犹太人,只有不到10%的人口,但有100个犹太人的地区,他们97、98个都会去投票,所以力量很大。因为他们重视投票,很多候选人都去拜访这些人,竞选者当选以后,他们就会为犹太人做很多事情。“我们也会提醒一些华人,一旦加入美国国籍就应该做选民登记,然后去投票,争取共同投给一个人,力量就大了。大家可以选代表去和候选人谈判,例如,我们共同选了你,你会给我们什么回应,给我们学校、图书馆、马路怎么修等等。犹太人就是靠这个力量。”

  所以,孟昭文借媒体发出呼吁:投票那天一定要去,不去投票就没有声音,没有声音就没有影响力。

  最关心谁当选本州议员

  据相关媒体报道,纽约皇后区“纽约第二大华埠”—法拉盛华人聚会正是华人参选状况的生动写照。他们每个星期三,在聚丰园中国餐馆聚会。10月24日,又一个星期三,这群人再次聚到了一起,热议大选。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现任纽约州的华人议员孟昭文这次能否顺利被选为国会议员。相对于选总统,法拉盛的华人们仿佛更热衷于把选票投给哪位州议员候选人,因为这才与他们的自身利益息息相关。原来,美国总统选举,实行间接选举制,即不是在全国范围内计算谁赢得注册选民的“人头票”多数来确定输赢,而是由美国各州公民投票选出本州直接参与选举总统的选举人,然后作为代表进行投票,这些参与直接选举的选举人所投的选票即为选举人票。按照全国总共538张“选举人票”计算,超过半数270张者获胜。

  由于势力、人数限制,华人对于总统选举就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了,所以他们对本区选举的关心程度远远超出了“谁是总统”,因为身边这些民选官员的上台才真正与他们利益相关。

  11月6日,不光是产生美国总统的日子,国会议员以及各州的州议员也在这一天诞生。除了选总统,每个美国公民手中的选票还肩负着另外的权利与责任,即选出联邦以及本州的议员。选民侯太太说:“11月6日,我们也会去给奥巴马投上一票,因为我和先生都是民主党员,但那仅仅是我们对自己权利的珍惜以及对竞选者的尊重。纽约州是民主党的‘天下’,这里基本是属于奥巴马的。”

  积累经验获胜选战

  侯太太的丈夫是北京人,纽约北京同乡会的创会者,上世纪80年代赴美读研后留在曼哈顿创业,他所创建的纽约消防系统公司已经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并占到纽约60%以上的市场份额。侯先生与侯太太凭借个人实力在这个圈子里颇有号召力。

  就在热烈讨论之时,一对夫妇突然“造访”,他们是正在竞选纽约州40区(主要为法拉盛区)众议员的华裔任柏年及其夫人Lucy。任柏年夫妇是来“拜票”的,目的是借助侯先生夫妇在法拉盛地区华人圈的影响力来为自己拉票。

  所谓“拜票”,就是候选人采用电话、见面等各种方式与选民接触,以赢得选民对自己的支持。任柏年是共和党员,但侯先生这边是民主党,分属不同党派,为何会来此“求助”呢?原来有着“纽约第二大华埠”之称的法拉盛,其实是一个多族裔聚居的地方。华人接近60%,出来投票的占40%,华裔选票成为这个区各参选人制胜的关键。在纽约州众议员第40选区,针对时任纽约州众议员、同为华裔的孟昭文参选国会议员所遗留的职位,共有七位候选人参选,包括五名民主党籍参选人和两名共和党籍参选人。不幸的是,在民主党初选过程中,华裔互掐,韩裔候选人在民主党内胜出,作为代表与共和党初选的获胜者任柏年在11月6日争夺纽约州第40选区州众议员的席位。 这样,要想在最后的大选中选一名代表华人利益的华裔参选人出来,就必须转投共和党出身的任柏年。

  侯先生夫妇答应了任柏年的请求,并为他的竞选提出了一些意见。侯太太有过助选经验,她说:“一定要先把铁票确定下来,也就是这个区哪个人,住在哪条街多少号,谁的公司几个人,在11月6日那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会出来投你的票,这个要先确定好。”

  同桌的纽约大连同乡会会长提议任柏年还要在宣传上再下功夫,“因为现在选区内的很多华人并不知道他在参选,可能把票错投给韩裔候选人。另外,就是找一些义工、家人或者亲自去老人中心、地铁等公共场合拜票,态度一定要谦卑。”

  侯先生给预选中民主党未能胜出的华裔参选人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把自己参选中的“铁票”转给任柏年,打好华裔的这一仗。

  纽约湖南同乡会会长李林是位无党派人士,他说:“现在应该所有的华人团结起来,选人不选党。任柏年一旦当选,是会为我们带来利益的,首先他知道这次是谁在支持他,其次如果没有作为,两年以后我们也不会再选他。”

  其实,那位韩裔候选人也很看重华裔选票,因此前些天刚刚与一位华裔(云南人)结婚。

  “在美国,政治就是一种交易、一种平衡和赤裸裸的斗争。”侯先生说,“说白了,这个区内的华人相当于选择权宜之计、曲线救国,让任柏年上去先守住阵地。”

  候选者当选之后,是完全能够自由换党的。“他(任柏年)也不是没有可能。”侯太太说。任柏年说:“我只会为自己的选民负责。”

  要进步加强参政意识

  按照孟昭文的说法,美国华裔的政治地位还不如非裔和犹太裔,华人参选积极性不高可能是意识问题。

  纽约州议员顾雅明也说“以前来这里的,偷渡客居多,在这里语言不通,文化、教育背景也较差,只知道赚到钱了寄回家。”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逐渐意识到自己手中的选票就是权力和利益,只是这种意识还不够,还要继续加强。”

  法拉盛的一些华裔商人仍然认为自己只是生活在“灰色地带”。他们说,我们赚了钱,讲英文,跟美国人一起玩,但是没有归属感。“进入州议会或者国会的华裔,也只是美国标榜民主的幌子,进去的中国人就那么一两个,根本没有话语权。”

  侯先生说,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既然成为美国公民,就应该珍惜手中的选票,因为这可能对你自己乃至子孙后代都产生深远的影响。“政治也是一种利益交换,比如华人在某个选区500票,犹太裔800票,非裔2000票,韩裔800票,那么将来的政策肯定会对非裔倾斜。”

  美国政治存在一个玻璃天花板,玻璃是永远存在的,这是现实,但也不能低头。

  2013年准备竞选纽约市市长的华人刘醇逸,在2012年年初卷入“捐款门”并被FBI监听、调查。侯先生的女儿作为刘醇逸的竞选财务被牵扯其中。“我女儿以及我的家庭为这件事付出了很多,其实这还不是我女儿的事,是她老板作为华人要竞选市长这件事触动了美国人的神经。”侯先生说,“这对华人参政是个不小的打击,但总要有人用脑袋去碰这个天花板对不对?因为不去碰,就永远无法打破。”

  法拉盛华人参选聚会和侯先生的话让人感到,尽管华人参选积极性还不够高,但他们已经逐步认识到参选的重要性,他们的参选经验也在逐步丰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参选意识在加强,哪怕头上有玻璃天花板,也要碰一碰。

  让我们祝愿华人参选与时俱进,更快融入主流社会。(作者系国侨办退休干部)美国华人参选缩影

  崔酉年

  今年喧嚣一时的美国大选,终于在10月6日尘埃落定,奥巴马获得连任。美国华人在此次大选中的表现十分引人关注。本文综合有关资料,结合浅见,略述一斑。

  三名华裔女议员首现国会

  此次美国大选,我们欣喜地看到美国国会选举历史上首次出现三名华裔女众议员。她们是:

  纽约州联邦众议员,民主党人孟昭文,她在纽约州第6区国会众议员选举中,以67.7%的高得票率当选纽约州联邦众议员,远高于共和党对手丹尼尔•哈洛伦的4.6万张。

  孟昭文,1975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是第二代美籍华人,祖籍中国山东。她在纽约读完高中后,先后在密歇根大学和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获得历史学士学位和法律博士学位。她的父亲孟广瑞曾任纽约州众议员。她的丈夫是韩裔美国人,因此她对华裔社区、韩裔社区都很熟悉,也对政治竞选和争取选民支持有较多的经验。她在当选后表示,未来将和国会其他华裔议员合作,为华裔争取更多福利,也期待能有更多华裔从政。

  有一半华裔血统的民主党人谭美•达克沃思在伊利诺伊州第8区国会众议员选举中,以54.7%的得票率出线,当选伊利诺伊州联邦众议员。

  谭美•达克沃思,1968年出生于泰国,在夏威夷长大。母亲林丽婵是泰国华裔,父亲来自美国的一个军人世家。由于父亲曾为联合国工作,谭美从小跟着父亲走遍了东南亚各国。大学毕业后,接受了预备军官培训课程,并投入军旅,成为美军首批战斗直升机的女性驾驶员。2004年11月,谭美驾驶直升机在伊拉克被武装分子发射的火箭弹击中,致使她失去了双腿,右手也丧失部分功能,从此必须以轮椅和义肢代步。谭美表示,童年的经验让她更能了解生长在美国的优势和权益,也让她更懂得珍惜、感恩,包容不同的文化,更具国际观。

  首名华裔联邦女议员、民主党人赵美心成功连任加利福尼亚州联邦众议员。

  赵美心,1953年7月出生于洛杉矶,祖籍中国广东省新会古井镇。赵美心的父亲是美国二代华人,母亲于1949年前自广东移民来美。赵美心的丈夫伍国庆目前任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赵美心先后获得了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学学士学位和加州职业心理学院心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她在洛杉矶城市学院和东洛杉矶大学教学近20年。2011年,她在多位侨团代表的建议下起草了要求美国政府就1882年的《排华法案》表示道歉的提案。201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就130年前美国国会通过的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正式道歉。

  华人投票率依然很低

  过去美国华人参选积极性不够高,此次大选情况如何呢?参选胜出的孟昭文结合自己体会谈了她的看法:今年很多人说,在摇摆州亚裔会成为很大的一股力量,所以候选人如果明智的话,会去拉这些亚裔的选票,也会越来越重视华人。现在来美国的华人与以前有很大不同,不再像以前只是辛辛苦苦打工,什么也不管,他们的文化背景、教育程度更高,所以应该更多地去关心政治。

  孟昭文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美国华裔的政治地位不如非裔和犹太裔,“因为我们投票率依然很低”。例如犹太人,只有不到10%的人口,但有100个犹太人的地区,他们97、98个都会去投票,所以力量很大。因为他们重视投票,很多候选人都去拜访这些人,竞选者当选以后,他们就会为犹太人做很多事情。“我们也会提醒一些华人,一旦加入美国国籍就应该做选民登记,然后去投票,争取共同投给一个人,力量就大了。大家可以选代表去和候选人谈判,例如,我们共同选了你,你会给我们什么回应,给我们学校、图书馆、马路怎么修等等。犹太人就是靠这个力量。”

  所以,孟昭文借媒体发出呼吁:投票那天一定要去,不去投票就没有声音,没有声音就没有影响力。

  最关心谁当选本州议员

  据相关媒体报道,纽约皇后区“纽约第二大华埠”—法拉盛华人聚会正是华人参选状况的生动写照。他们每个星期三,在聚丰园中国餐馆聚会。10月24日,又一个星期三,这群人再次聚到了一起,热议大选。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现任纽约州的华人议员孟昭文这次能否顺利被选为国会议员。相对于选总统,法拉盛的华人们仿佛更热衷于把选票投给哪位州议员候选人,因为这才与他们的自身利益息息相关。原来,美国总统选举,实行间接选举制,即不是在全国范围内计算谁赢得注册选民的“人头票”多数来确定输赢,而是由美国各州公民投票选出本州直接参与选举总统的选举人,然后作为代表进行投票,这些参与直接选举的选举人所投的选票即为选举人票。按照全国总共538张“选举人票”计算,超过半数270张者获胜。

  由于势力、人数限制,华人对于总统选举就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了,所以他们对本区选举的关心程度远远超出了“谁是总统”,因为身边这些民选官员的上台才真正与他们利益相关。

  11月6日,不光是产生美国总统的日子,国会议员以及各州的州议员也在这一天诞生。除了选总统,每个美国公民手中的选票还肩负着另外的权利与责任,即选出联邦以及本州的议员。选民侯太太说:“11月6日,我们也会去给奥巴马投上一票,因为我和先生都是民主党员,但那仅仅是我们对自己权利的珍惜以及对竞选者的尊重。纽约州是民主党的‘天下’,这里基本是属于奥巴马的。”

  积累经验获胜选战

  侯太太的丈夫是北京人,纽约北京同乡会的创会者,上世纪80年代赴美读研后留在曼哈顿创业,他所创建的纽约消防系统公司已经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并占到纽约60%以上的市场份额。侯先生与侯太太凭借个人实力在这个圈子里颇有号召力。

  就在热烈讨论之时,一对夫妇突然“造访”,他们是正在竞选纽约州40区(主要为法拉盛区)众议员的华裔任柏年及其夫人Lucy。任柏年夫妇是来“拜票”的,目的是借助侯先生夫妇在法拉盛地区华人圈的影响力来为自己拉票。

  所谓“拜票”,就是候选人采用电话、见面等各种方式与选民接触,以赢得选民对自己的支持。任柏年是共和党员,但侯先生这边是民主党,分属不同党派,为何会来此“求助”呢?原来有着“纽约第二大华埠”之称的法拉盛,其实是一个多族裔聚居的地方。华人接近60%,出来投票的占40%,华裔选票成为这个区各参选人制胜的关键。在纽约州众议员第40选区,针对时任纽约州众议员、同为华裔的孟昭文参选国会议员所遗留的职位,共有七位候选人参选,包括五名民主党籍参选人和两名共和党籍参选人。不幸的是,在民主党初选过程中,华裔互掐,韩裔候选人在民主党内胜出,作为代表与共和党初选的获胜者任柏年在11月6日争夺纽约州第40选区州众议员的席位。 这样,要想在最后的大选中选一名代表华人利益的华裔参选人出来,就必须转投共和党出身的任柏年。

  侯先生夫妇答应了任柏年的请求,并为他的竞选提出了一些意见。侯太太有过助选经验,她说:“一定要先把铁票确定下来,也就是这个区哪个人,住在哪条街多少号,谁的公司几个人,在11月6日那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会出来投你的票,这个要先确定好。”

  同桌的纽约大连同乡会会长提议任柏年还要在宣传上再下功夫,“因为现在选区内的很多华人并不知道他在参选,可能把票错投给韩裔候选人。另外,就是找一些义工、家人或者亲自去老人中心、地铁等公共场合拜票,态度一定要谦卑。”

  侯先生给预选中民主党未能胜出的华裔参选人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把自己参选中的“铁票”转给任柏年,打好华裔的这一仗。

  纽约湖南同乡会会长李林是位无党派人士,他说:“现在应该所有的华人团结起来,选人不选党。任柏年一旦当选,是会为我们带来利益的,首先他知道这次是谁在支持他,其次如果没有作为,两年以后我们也不会再选他。”

  其实,那位韩裔候选人也很看重华裔选票,因此前些天刚刚与一位华裔(云南人)结婚。

  “在美国,政治就是一种交易、一种平衡和赤裸裸的斗争。”侯先生说,“说白了,这个区内的华人相当于选择权宜之计、曲线救国,让任柏年上去先守住阵地。”

  候选者当选之后,是完全能够自由换党的。“他(任柏年)也不是没有可能。”侯太太说。任柏年说:“我只会为自己的选民负责。”

  要进步加强参政意识

  按照孟昭文的说法,美国华裔的政治地位还不如非裔和犹太裔,华人参选积极性不高可能是意识问题。

  纽约州议员顾雅明也说“以前来这里的,偷渡客居多,在这里语言不通,文化、教育背景也较差,只知道赚到钱了寄回家。”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逐渐意识到自己手中的选票就是权力和利益,只是这种意识还不够,还要继续加强。”

  法拉盛的一些华裔商人仍然认为自己只是生活在“灰色地带”。他们说,我们赚了钱,讲英文,跟美国人一起玩,但是没有归属感。“进入州议会或者国会的华裔,也只是美国标榜民主的幌子,进去的中国人就那么一两个,根本没有话语权。”

  侯先生说,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既然成为美国公民,就应该珍惜手中的选票,因为这可能对你自己乃至子孙后代都产生深远的影响。“政治也是一种利益交换,比如华人在某个选区500票,犹太裔800票,非裔2000票,韩裔800票,那么将来的政策肯定会对非裔倾斜。”

  美国政治存在一个玻璃天花板,玻璃是永远存在的,这是现实,但也不能低头。

  2013年准备竞选纽约市市长的华人刘醇逸,在2012年年初卷入“捐款门”并被FBI监听、调查。侯先生的女儿作为刘醇逸的竞选财务被牵扯其中。“我女儿以及我的家庭为这件事付出了很多,其实这还不是我女儿的事,是她老板作为华人要竞选市长这件事触动了美国人的神经。”侯先生说,“这对华人参政是个不小的打击,但总要有人用脑袋去碰这个天花板对不对?因为不去碰,就永远无法打破。”

  法拉盛华人参选聚会和侯先生的话让人感到,尽管华人参选积极性还不够高,但他们已经逐步认识到参选的重要性,他们的参选经验也在逐步丰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参选意识在加强,哪怕头上有玻璃天花板,也要碰一碰。

  让我们祝愿华人参选与时俱进,更快融入主流社会。(作者系国侨办退休干部)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