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挪威华侨华人概况

2014年NO.4 海外纵横 作者:夏 雪



图一:居住在挪威的中国(籍)人、挪威籍华人以及移民第二代(单位:人)



图二:居住在挪威但拥有祖籍国(中国)国籍的人



图三:在挪威的中国移民男女人数对比(单位:人)



图四:挪威公民收养中国儿童男女童人数比例(单位:人)



表一:2012年挪威公民收养儿童统计(单位:人)

  挪威的华侨华人及其社团组织,在中、挪的文化、经济交流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挪威华侨华人概况

  挪威华侨华人不足万人且移民方式具多样化特点。

  (一)人口数量。

  根据挪威统计局发布的Minifacts about Norway 2014提供的最新数据,挪威国土总面积为385178平方公里,总人口数为5109056。挪威的自然环境、社会制度对外国移民具有吸引力,根据挪威统计局2014年1月公布的数据,外国人移民挪威以及在挪威出生的外国移民后裔共759185人,其中外国人移民633110人,在挪威出生的外国移民后裔126075人,这些移民群体来自全世界221个不同国家和地区。亚裔移民(包括土耳其)数量为242699人,是除欧洲移民外的第二大移民群体。

  在挪威,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最多,超过3万人。截至2013年,在挪威的华侨华人(若无特别标识,本文所指“华侨华人”是指祖籍中国大陆者)及华裔第二代总人数已达9025人,约占挪威总人口数的0.18%(图一)。其中,仍拥有中国国籍的有4715人,占中国移民总数的52.24%,超过半数(图二)。而且,从数据可以看出,移民挪威的中国人数量自1970年以来一直保持持续稳定增长态势。在这一态势中,自1996年以来,女性人数又持续多于男性(图三)。

  (二)移民方式。

  早期中国移民进入挪威应该算是劳务移民。一开始,他们从本土或者香港受雇于挪威的船只,从事厨师和杂务等工作。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游历之后,随挪威船只返回挪威,并定居在这里。上岸后的华侨华人,大多仍旧以开餐馆为生。

  还有一种是通过婚姻方式移民挪威,通过与挪威公民结婚而移民到挪威的中国女性。

  第三种方式是工作留居。之所以用“留居”而非“移民”,是因为这一类人群通过留学海外毕业后找工作而获得工作合同留居挪威,他们中大部分人是在挪威完成硕士或博士学位后,在挪威找到工作,获得留居。也有一部分人在欧洲或者北美其他国家完成硕士或者博士学业后获得在挪威的工作。还有人在国外完成学业后,回国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又寻找机会到挪威工作。

  此外还有一种状况:一部分青年人通过中、挪文化合作项目如互惠生(Aupair)等出国后,又申请当地大学,获得学生签证,得以在项目结束后继续留在所在国学习并获得学历。也有一部分青年人在这两年间遇到合适的人结婚获得留居或移民。这种情况,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劳务移民,也不是工作移民。而这些青年人在出国前未必有移民打算,只是在出国后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才有了其他的想法。

  二、挪威的中国人社团

  挪威全国约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中国人社团,其中有规模的包括中华商会挪威分会、挪威华侨华人联谊会、挪威华侨华人妇女联合会、挪威华人促进国家统一联合会、挪威华人学生学者联合会、卑尔根学生学者联合会、特隆赫姆学生学者联合会、斯塔万格华侨华人联谊会等,另外,奥斯陆的中文学校和在卑尔根的孔子学院也是一些中国文化和艺术活动的策划者。

  其中,活动最有规律,最方便找寻的,要数各个城市的华人教会。挪威的华人教会属于在香港的北欧华人教会管辖,他们派出牧师到挪威的许多城市去建立教堂、发展会众。一般而言,他们在每个周日都有礼拜活动,对参与者不设门槛。信徒来自各行各业。教会还根据会众的需求设立多种学习班,比如针对初信者的讲经班,针对年轻信众的读经班,针对华裔第二代的语言培训班、特长培训班等。并在每年的中华传统节日组织各种传统活动,吸引教内教外人员。教会的功能有很多,比如为新来者提供帮助等。

  挪威华人学者联合会的创立初衷是为从事学术研究的专业人士提供可以交流的圈子。所以一开始,希望会员是在高校或研究所进行学术研究的教师或科研人员以及博士、博士后等,但在具体活动中,并不排斥其他职业的人员参与。

  卑尔根学生学者联合会是卑尔根较大的华人社团,主要成员是在卑尔根的留学生、访问学者以及从挪威或世界其他地方去卑尔根工作的毕业生。学联的现任会长是一位1986年生人的年轻小伙子,他从挪威克里斯蒂安桑的阿哥大硕士毕业后到卑尔根工作,在寻找住处等方面获得学联的帮助,因此他愿意回馈学联。他表示,学联没有什么组织架构,也没有会员登记注册制度,因此不向会员收取会费,这使得他们无法向挪威政府申请社团资助,每年组织活动都向中国驻挪威大使馆相关部门申请经费。会长也不是靠推选,而是前几任会长及骨干成员提议,获得候选人同意即可。而对于学联事务的处理,也没有相对稳定的机构,虽然会长以下也设立了各种“部长”,但日常事务皆是会长一人说了算。实际上,这是一个较为松散的组织,大家全凭一腔热情服务于留学生。

  斯塔万格华侨华人联谊会主要是由在斯塔万格各个石油公司工作的中国人组织起来的。联谊会设会长一名,各种“部长”若干。大家对于协会发展都有很多期待,但无人肯主动担任会长一职,主要原因是各种事务都需要会长出面组织安排,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协会主要在每年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中秋节、春节等各个节日组织会员及家庭参与活动,活动形式主要是野外烧烤、亲子游园、聚餐等。协会向会员收取每人每年150挪威克朗的会费,并具备向挪威政府申请社团资助的资格。经过十几年的运作,大家对于千篇一律的聚餐类活动都觉得审美疲劳,希望更换一些新的活动方式。目前,协会正考虑策划成立斯塔万格石油专业人士联谊会,希望调动专业人士的力量为中、挪石油行业合作提供协助,同时也为在斯塔万格工作的石油专业人士提供对外接触的机会,达到双赢。

  设在卑尔根的孔子学院成立于2007年8月,是挪威唯一一所孔子学院,由挪威卑尔根大学与中国北京体育大学联合承办,因此,除了通常的汉语言教学之外,主要特色是中国武术教学。其中,汉语语言教师从全国各个高校相关专业的硕士、博士及在职教师中选拔,武术专业志愿教师则来自北京体育大学。除了卑尔根大学之外,孔院在挪威博德、奥勒松和弗莱卡还有三个教学点。在挪威开展全免费的汉语和中国传统文化志愿教学活动,取得了不错的声誉。孔院主要专注于传播汉语语言艺术和中华传统文化,但当地学联在举办各类活动的时候,也会与孔院联合,以获得资金和人员的支持,把活动办的更加热烈、丰富。

  斯塔万格有一个“交谐中国文化语言中心”,是当地华人金宇红于2011年与2012年之交创立的。主要进行汉语言培训,提供语言私教服务。但是到中心学习汉语的挪威人并不是很多,当地华侨华人的孩子则更多地选择教会开设的廉价语言培训班。因此,中心的经营从盈利角度来讲并不乐观。

  挪威也有各种同乡会、宗亲会等侨团。据相关人士介绍,一些宗亲会、同乡会的成员只有三五个人或者七八个人,没有太大的组织意义和影响力。

  三、问题及分析

  (一)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移民挪威的中国女性数量持续多于男性的原因分析。

  关于为什么会出现女性移民明显多于男性的情况,笔者尚未找到有力证据。据了解,可能存在两个原因,第一是中国女性通过婚姻移民挪威的人数增多,第二是挪威人从中国收养的女性儿童数量在一段时间内大大多于同期收养的中国男童数量(图四)。挪威统计局2013年6月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挪威公民收养来自中国的儿童51人,比2011年下降22.7%,比2002年下降75.5%。虽然2012年挪威公民跨国收养的儿童人数已经比前两年有所增长,但其数量仍是下降到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值。而继子女收养在经历了两年的下降之后,其数量在2012年有所增长。从2000年到2010年,大多数跨国收养儿童来自中国。2011年大多数跨国收养儿童来自哥伦比亚,但是2012年又是来自中国的儿童占大多数。2012年,在所有被收养的外国儿童中,22%来自中国,17%来自哥伦比亚,13%来自韩国(表一)。

  (二)关于认同与融入问题的分析。

  在挪威,一些华侨华人讲当地语言,他们对当地的法律法规有比较透彻的了解,而且达到了可以做教师的程度,他们有许多当地人朋友,会在工作中给予帮助和建议,也有私人聚会,但是,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融入了当地社会,只是找到了令自己舒适的生活方式而已。他们表示即使他们与导师或者团队合作愉快并取得成绩获得认可、得到工作,并不能消除他们认为自己是“外国人”的心态。当然,生活在异国他乡的其他种族移民也有类似心态。

  究其原因,是因为一个人无法从文化心理上得到真正透彻的理解与安慰。他们是在成年以后移居外国,其心理和行为方式有着深深的本国文化烙印,这些会对他们的日常行为产生影响,导致了与当地人的各种不同。理解自己所表达的渴求,只有从熟识的、同种族的好朋友那里才可以获得贴心的安慰。这种错位的根源应该追究到文化背景的差异上去。

  (三)挪威华侨华人社团的问题及解决对策。

  1.存在问题。

  首先,松散的组织形式无法长期吸引参加者的兴趣。在挪威,有制度有章程有组织的华侨华人社团并不多。松散的组织形式导致参加者对社团活动越来越缺乏兴趣,而组织者的服务意愿也随之不断减弱。

  其次,无创新的活动安排也无法激发参加者的热情。许多协会的活动多年来就是“老三样”,吃饭、烧烤、游园。参加者抱怨年年参加一样的活动使人兴趣减弱,而组织者则由于良苦用心不被认可而觉得失落。

  再次,社团内部人员之间的私人矛盾会导致社团解体。一些社团开始是由一帮朋友倡议发起,其中的成员之间有着复杂的经济及社会往来,而社团仅仅靠口头约定一些规则,因此,如果其中一部分人因为私人关系导致矛盾,而社团本身又没有制度维持运行,就会导致社团解体。

  第四,一些社团有名无实。一些所谓的社团,可能仅仅是几个同乡或者朋友相聚提议发起,也许就只有三五人或七八人。他们的发起是有善意的,也不乏有人给自己安排个“会长”之名。

  2.解决对策。

  社团的组织者和参加者对这些弊端都十分了解,他们其实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努力维持社团的良性运转。比如,卑尔根学联现任主席认为,做社团要有奉献精神,要有感恩回馈的精神。针对创新活动方式的问题,斯塔万格华侨华人联谊会提出在联谊会之外创立石油专业人士协会,倡导大家一起讨论、合作研究专业问题,并寻求拓展机会。

  (四)关于留学生与社团。

  本文作者所采访的留学生中,所有人都说自己没有加入过任何华侨华人社团,他们只是参加过一些华侨华人社团组织的年节活动。

  各地的学生学者联合会组织活动,参与者绝大多数是留学生。他们也有QQ群等联络圈子,大多数留学生出国后都创建了自己的网络页面,拥有众多好友,并加入了相应的“小组”。

  留学生具有短期性和流动性。他们学习两三年之后,就面临去哪里就业的问题。因此,对他们的组织有一定的难度。■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员)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