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温哥华迟来的道歉

2018年NO.2-3 海外纵横 作者:余瑞冬

  “本人今日承认当年的排华裔政策和法例所导致的阴暗与伤痛,我立誓市长与市议员在面对种族歧视时永远不会再袖手旁观,而会挺身对抗那些企图用种族歧视分隔我们的人,并立誓每日每天都对歧视行为展开挑战和对抗,以及时刻警醒以防止偏见与歧视滋长。……”

  当地时间2018年4月22日下午,加拿大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温哥华原华裔市议员叶吴美琪、余宏荣在位于唐人街的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面对大约500名华社民众及其他族裔人士、加拿大三级政府代表和媒体记者,分别用英文、广府方言和四邑方言郑重宣读出这段内容。台下,95岁华裔退伍老兵李文英的家人不禁流下热泪。

  这一天,温哥华市市议会在唐人街举行特别会议,罗品信代表市议会和市政府就该市歧视华人的历史向华人社区作出正式道歉。

  这是一个迟来的道歉,也是加拿大华人努力争取平等地位的又一里程碑。

  华人曾在温哥华遭受不公平待遇

  仅从中文字面上,“温哥华”“加拿大”这些名字就被赋予了美好的寄托。然而,华人先辈们在这里经受的磨难甚至屈辱,却是今人难以想象的。

  温哥华及其所在的卑诗省(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是早期华人抵达加拿大时最早、最主要的登陆地。早在18世纪末,就有华人抵达卑诗省沿岸。从淘金到后来参与修建太平洋铁路,这块土地的开拓与成长都离不开华人的汗水甚至生命。但这里恰恰也是歧视华人、“排华”的重灾区。

  卑诗省加入加拿大联邦的先决条件就是修通横跨北美大陆的太平洋铁路。19世纪后期,约15700名华工参与修筑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其中4000多人客死他乡。但在1885年铁路竣工时,在敲入最后一颗道钉的庆功仪式上,却找不到一个华人的身影。相反,加拿大政府通过了《华人入境条例》,向华人移民开征“人头税”。华人新移民须向政府额外缴纳50加元。两年以后,“人头税”又猛增到500加元,这相当于当时一位华工两年的工钱。

  到1967年,“人头税”才被废除。从1885到1923年,加拿大政府共向逾8.1万中国移民征收了总计2300多万加元的“人头税”。

  但从1923年7月1日开始,加拿大联邦政府又实施了被称为“排华法案”的《华人移民法案》,对华人彻底关闭移民大门,从而将歧视推向极致。之后的25年间,获准合法进入加拿大的华人移民不足百人。大量加拿大华人劳工从此与妻儿天各一方、团聚无门。由于这一法案的执行日和加拿大国庆日相同,所以当时的在加华人称当天为“耻辱日”。该法案直至1947年才被废除。

  1871年卑诗省政府通过立法,剥夺华裔投票权,并且禁止华裔成为法律学、药学、牙科学的专业人士。

  在温哥华、新西敏等加拿大卑诗省老牌城市的历史中,曾经白纸黑字实施着诸如这样一些今天读来匪夷所思的法例内容:

  华人或印第安人均无资格在任何市选中投票选出市长或市议员。

  华人不能受雇于市政府或其他与市政府有生意往来的人士。

  禁止华人庆祝农历新年。

  任何雇用东方劳工的组织将无法获得政府合约。

  禁止华裔居民购买房地产。

  不允许华人在商业繁华地段拥有商店……

  温哥华在1886年4月6日正式立市。但从一开始,这座城市便与“反华”“排华”活动结下“不解之缘”。建市之始,市政当局便剥夺了华人的合法投票权。1887年1月,温哥华市议会让一批“反华”市民在市议会内商讨如何驱逐华人。这一年的2月24日,温哥华更爆发“反华”暴动,华人遭到殴打甚至被抛入高豪港(Coal Harbour),房屋和财产被焚毁。“种族清洗”式的暴行令华人一度在温哥华绝迹。为了惩戒这次暴乱,卑诗省政府曾派出法官和数十名省警接管温哥华市政府,令温哥华因“排华”而留下“废市”的不良纪录。

  其后,虽然有华人陆续返回温哥华,当时的温哥华市政府仍不断利用权力,引入针对华人的附例。该市还推行了包括学校隔离、禁止华人进入游泳池等公共场所,禁止华人购买、租借和使用当地住宅、医院甚至墓地等政策,以至于许多华裔不得不将去世亲人送回中国安葬。市政府甚至游说联邦政府通过充满种族歧视的移民政策。

  华人用生命和奋斗铺就百年维权之路

  为华人平反,为华人平权,最重要的仍是靠华人、华社自己的不断抗争。

  二战期间,曾有700多名“华二代”子弟以 “二等公民”的身份加入加拿大军队抗击法西斯,为后来“排华法案”的取消、华裔重获投票权作出关键性的贡献,写下“八百子弟兵改变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地位”的历史。有人也认为,195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也对加拿大产生影响,令种族歧视的状况出现改变。

  “你能否想象,当他们参军准备为国牺牲的时候,这个国家还拒绝他们入籍?”在此次温哥华市政府正式道歉的现场,85岁的华裔老兵吴英超作为华社代表发言时不无感慨地说,后人对先辈亏欠太多。他更向大家介绍,来到道歉现场的还有101岁、99岁高龄的华裔退伍老兵。当这几位身穿笔挺军服的老兵起身时,全场以掌声向他们致敬。吴英超说,曾参加过二战的加拿大华裔老兵,如今仅余14人在世。

  2006年6月22日,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正式代表联邦政府就“人头税”道歉,为当年健在的“人头税”受害者以及在世的配偶赔偿每人2万加元。与华人先辈遭受的屈辱和付出的牺牲相比,这笔补偿可以说只是象征性的。但至少,历届加拿大政府对歧视华人历史的暧昧或消极态度自此有了改变。加拿大三级政府反省历史上歧视华裔法律、政策,并就此向华社道歉的帷幕,终于慢慢拉开。

  2010年,以一座华人墓地遗址的重见天日为契机,卑诗省历史名城新西敏市市议会就歧视华人历史作出正式道歉,成为全加拿大首个就昔日“排华”政策向华社道歉的城市。

  2014年5月,卑诗省议会通过历史性议案,就一百多年前该省歧视华人及“反华”“排华”的法令条例向华人社区正式道歉,并表彰了华人在建设太平洋铁路过程中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该省政府部门耗时约两年,筛查了从卑诗省加入加拿大联邦的1871年至《加拿大人权及自由宪章》颁行的1982年间近2000条该省法例,发现了一批仍然有效的歧视性内容。当然,这些条款必须被删除。时任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提出的跨党派道歉议案在省议会获一致通过。省政府并决定拨100万加元成立“传承基金”,资助把有关历史及华裔贡献写进教科书等相关后续工作。2017年3月,卑诗省议会通过时任国际贸易兼亚太战略和多元文化厅长屈洁冰提出的法案,废除对华人及其他少数族裔含有歧视内容的19项历史遗留法律条款。

  温哥华市直到1949年才废除市级“排华”法令,是加拿大城市中的最后一批。而在联邦、省、市层面均对歧视华人历史有过官方道歉之后,温哥华的道歉才姗姗来迟。

  2014年卑诗省向华人道歉后,温哥华华裔市议员雷健华就提出向华人道歉的动议。动议在各党派支持下顺利通过后,温哥华市议会指令职员就1886年至1947年间过往市议会的歧视华人法例、政策进行研究检视,并向温市华裔社区、历史学者及侨团就研究结果展开咨询。

  2017年11月初,历时一年完成的一份报告证实,温哥华市过往的确存在若干歧视华人的政策及法规,诸如:剥夺华人的投票权及公民权利,限制华人移民,限制华人在若干领域的谋生机会,在房屋及公共场所实施针对华人的隔离政策等。温哥华市当局根据该报告建议,决定就过往歧视政策及不公待遇向华社作出正式道歉。

  华人代表对温哥华市政府的道歉作出积极回应

  道歉内容的中文版本全文约2200字。宣读道歉内容的过程持续了约22分钟。

  “对那些曾经因合法歧视蒙受苦难的华裔居民及家庭,本人今日谨代表市议会及市政府诚恳表达歉意,并致力确保类似的不公义行径永远不容发生在任何一个族群或社群身上。”罗品信念出这段话时,全场与会者起身,报以持续1分钟的掌声。

  用广府方言和四邑方言宣读中文版本的安排,是因为作为道歉对象的早期在温哥华谋生却受到不公待遇的华人先辈们多来自广东台山一带。

  之后,作为温哥华华社老中青三代代表人士,华裔退伍老兵吴英超、温哥华中华会馆理事长姚崇英以及出生成长于温哥华的17岁少女蔡珍仪在仪式中发言,对当局的道歉作出回应。

  姚崇英认为,这次道歉是十分重要的里程碑。他期待温市真诚欢迎新移民,待之以平等尊重。中华会馆亦将联合侨团与市政府和民众紧密合作,推动申请将温哥华华埠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温哥华知名华商周永职的后人蔡珍仪是第五代华裔加拿大人。她表示,很感激先贤过去对温哥华的贡献与牺牲,为自己这一代人营造公平、和谐及包容的成长之地。

  四年前提出就歧视历史向华人道歉动议的温哥华市议员雷健华在发言时赞扬华人贡献,感怀华人先辈遭遇的艰辛磨难。在温哥华土生土长的雷健华回忆到,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也曾遭遇歧视和排斥,甚至有人斥令他“返回你来的地方”。他一度哽咽。这番话也令多位市议员同僚感慨落泪。

  参与宣读道歉内容中文版本的温市原华裔市议员叶吴美琪说,华人勤勉而隐忍,长辈往往也不愿向孩子提及自己的艰辛、痛苦,以至有年轻一代的华人知悉歧视历史时感到惊讶。

  冀华侨华人未来生活更加公平美好

  对于这次道歉的意义,温哥华市政府的道歉内容说,对过去受到不公平对待的社群作出道歉是一个致力于和解的过程。“这些行动并非只是修补以往过失,而是防止不公义的行为再次发生。”

  由于温哥华将在今年下半年进行市选,虽然罗品信稍早前已宣布不再寻求连任,但坊间仍有声音认为此次道歉有“作秀”之嫌。姚崇英对此观点并不认同。他认为,华人先辈在百余年前开始就遭遇长期歧视和排斥,温哥华市的道歉“虽然迟了一点,但仍有诚意”,应该为之鼓掌和赞赏。他说,回顾历史、检讨错误,是为了不重蹈歧视的覆辙,为了营造更加平等和谐的社会。

  中国驻温哥华代总领事孔玮玮认为,道歉的本质意义在于公正、公平地认识华侨华人在温哥华、加拿大的历史地位,在当地建设发展过程中起到的巨大作用和正能量,并且要得到平等对待。

  温哥华的道歉为何现在才来到?“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现在有更多的华人市议员、省议员、联邦议员等参政”卑诗省华裔省议员、曾任职卑诗省国际贸易兼亚太战略和多元文化厅长的屈洁冰说,“华人贡献这么大,美德也很多。我们如果把这里作为家,就要更多参与政治,让别人听到华人的声音。”

  姚崇英认为,祖(籍)国的改革开放令国家强大,让西方世界另眼相看,也使今天海外华侨华人的社会地位提高,并获得更多话语权。

  孔玮玮分析认为,温哥华当局在今时今日道歉的原因有四。其一,历史上,华人在加拿大建国、建设发展和温哥华的开拓发展过程中有突出贡献和很大牺牲;今天的新侨和老侨也继续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温哥华市政府为历史错误道歉的现实基础。其二,一代又一代华人社团不断抗争,不断要求平等,经过长期抗争,赢得了政府和议会对历史应有的尊重。其三,加拿大各级政府的有识之士能正视历史上对华人的歧视、排斥,选择了正式道歉这一明智的做法,应予赞赏。其四,今天的华侨华人身后有日益强大的祖(籍)国。中国的发展为海外华侨华人撑了腰,也促使历史能够得到正视。

  道歉是否就意味着再也没有歧视?“市政府道歉只是一个段落”姚崇英说,“华社还需要继续努力,发出声音,并传递到各级政府。”同时,他希望温哥华市政府未来都能以正面、积极的眼光看待新移民,共同建设更美好的城市。

  “历史教训不能忘,否则错误还会再犯。”屈洁冰强调,要把华裔的贡献写入当地中小学教材。同时,她说,华人移民加拿大已超过150年的历史,却在这个移民国家仍然容易被别人当作“过客”。她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华人社区要多参与主流事务,多参与政治,在各级选举中提高投票率。

  孔玮玮希望,加拿大华侨华人能够取得更加平等、更加受尊重的社会地位;希望加拿大各级政府重视中加关系发展,为双边合作作出更多努力。

  加拿大官方2017年底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华人人口约为177万,约占加拿大全国总人口5%。其中,温哥华华人约有50万,多伦多华人约有70万。

  (作者系中新社加拿大分社社长)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