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我最后的事业在中国”
——记美籍华人、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

2004年No.5 侨界撷英 作者:李赞民

  2004年9月8日,被誉为“东方诺贝尔奖”的“邵逸夫奖”在香港隆重举行首届颁奖仪式,美籍华人、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当代几何学宗师陈省身教授荣获数学科学奖。

  93岁的陈省身是6名得奖人中的年长者,他坐着轮椅来到铺着红地毯的授奖台时,邵逸夫爵士微笑着亲自为他颁奖。陈省身说:“我为能获此奖项感到骄傲。”包括香港特首董建华在内的贵宾们把热烈的掌声献给这位享誉世界的数学大师。

  “天津是我的第二故乡”

  在国际数学界,没有人不知道陈省身教授在整体微分几何上的历史贡献,因为它的影响遍及20世纪的整个数学。无论他走到哪个国家,都会受到欢迎和拥戴。然而,在耄耆之年,他最终作出回中国定居的选择。1985年,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他在华享有的最高荣誉——永久居留资格。南开大学的宁园,便成为他永久的居所。

  宁园是南开大学在80年代中期专门为陈省身教授建造的,每年他回中国,都住在这里。“我10岁离开老家浙江嘉兴,到天津南开读书,天津当是我的第二故乡,后来侨居美国50多年。现在回来了,这里自然是我的第二个家。”

  如今在数学界产生重要影响的南开数学研究所,就是1985年在陈省身教授的倡议下建起来的。陈省身教授是第一个应聘担任中国的研究所所长的外籍专家,自从他受聘以来,国内外数学界的权威和专家对这项事业竭诚相与。一些著名的美籍华裔学者杨振宁、李政道和吴健雄等也先后来南开讲学,陈和杨还开展了有“血缘”关系的数学和物理的交流研究。

  那么,为什么不把数学所设在清华和北大,而是选在南开校园?“将数学所选在南开,也是为了避开京城的繁华。德国是19世纪世界数学中心,但中心点不在柏林,而在一个小城市格丁根。只有安静下来才能潜心研究。”

  “我最美好的年华在南开度过,她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因此,他最终选择在南开大学的宁园定居。“前不久,美国伯克利的国家数学研究所为我举办了欢送会。我已经老了,数学本是年轻人的事业,像我这个年龄,还在前沿做数学的,在世界上是没有的。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不是来养老的,是想在有生之年再为中国做一些事情。”再为中国做一些事情,多么朴素真挚的感情。

  对于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又在异乡他国奋斗了一生的人来说,恐怕“少小离家老大还”的意绪,是永远挥之不去的;那叶落归根的情结,更是微分几何和其它任何数学公式不能解开的。1972年,中美两国刚结束对峙状态,陈省身就偕妻女访问了中国。后来他在《回国》一诗中表达了这种的赤子情怀:“飘零纸笔过一生,世誉犹如春梦痕。喜看家园成乐土,廿一世纪国无伦。”在他后来的《七五生日偶成》一诗中,也不难看出与这种情感的呼应:“百年已过四分三,浪迹平生我自欢。何日闭门读书好,松风浓雾故人谈。”

  将数学带入一个新纪元

  30年代的中国,数学是一片荒漠,只有姜立夫先生那样的极少数学者从海外介绍先进的数学到国内,陈省身在南开就受教于姜立夫教授。1930年他在南开大学毕业,后进入清华研究院。1932年,德国微分几何权威布拉施克教授来中国讲学,当时正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的陈省身被微分几何的内在力量所折服。1934年,他到德国汉堡师从布拉施克教授,1936年获得博士学位;1936年至1937年,他又到巴黎追随当时微分几何最伟大的权威E.嘉当教授,掌握了E.嘉当最新的理论、数学语言和思想方法。1937年回国,先在清华后迁至昆明西南联大直到1943年。在西南联大,他研究各种等价问题,并为广义的积分几何奠基,每年都有论文在国际数学界发表,他的研究成果已为世界数学界瞩目。

  1943年夏,他应聘于美国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在普林斯顿的3年,他开创了微分几何的全新局面。他完成的“陈省身示性类”的著名工作,对数学乃至理论物理的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当时国际数学界对他的评价是:推广高斯一博内公式是微分几何最重要和最困难的问题,纤维丛的微分几何和示性类理论更将数学带入一个新纪元。

  20世纪50年初,第十一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在哈佛大学召开,陈省身应邀作《纤维丛的微分几何》的大会演讲。他的登台,使华夏子孙在本世纪中叶,在现代数学的一个主流方向上居国际领先地位。

  1982年,陈省身出任伯克利的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首任所长。1987年香港实业家刘永龄先生出资的中国“陈省身数学奖”首次在南开大学颁奖。

  陈先生的数学成就遍及射影微分几何、欧几里得微分几何、几何结构和它们的内在联络、积分几何、示性类、全纯映像、偏微分方程等众多方面。对于外行人来说,这些字眼不免让我们联想到数学知识的高远、深难,而对于数学家来说,它们却有着改造世界的伟大力量和史诗般的美感。数学不仅有用,而且蕴涵着美。杨振宁称赞陈先生的示性类“不但是划时代的贡献,也是十分美妙的构想”。他的《赞陈氏级》的诗在科学界广为传布“天衣岂无缝,匠心剪接成。浑然归一体,广邃妙绝伦。造化爱几何,四力纤维能。千古寸心事,欧高黎嘉陈。”意思是,陈省身在几何界的地位,已直追欧几里得、高斯、黎和嘉当。数学界认为,如果没有E.嘉当、陈省身等人的几何直觉,本世纪的数学决不可能有惊人的进展。

  从陈先生那里得知,我们的世界的确是建立在数学基础之上的,我们之所以不会时刻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数学是一位幕后英雄,她以最令人满意的方式为世界图景提供了各种不同的模型。比如,当我们看电视时,画面的三维几何学和传送信号的编码方式不需要我们了解,但必须有人了解这些。如果把数学从我们的生活中抽走一天,人类文明的大厦就会坍塌。

  数学的严谨和精密,不仅能造就数学家,还能哺育人类的科学精神。“其实,数学精神是人人都可以享用的。比如,数学中有一种重要的思想方法,就是把遇到的困难的事物尽可能地划分成许多小的部分,每一部分便容易解答……人人都可以用这种方法用来处理日常问题。”陈先生用简单的比喻,道出了他研究工作的精髓。

  “我最后的事业在中国”

  陈省身先生曾深情地说:“我最后的事业在中国。”

  十几年来,他的确把他最后的事业植根于中国了。20世纪80年代,他积极倡导、协助实施了中国数学界三项大的活动,即:召开“国际微分几何、微分方程会议”,举办了“暑期数学研究生教学中心”,组织了中国数学研究生赴美参加“陈省身项目”的研读。他倡议并参与筹建南开数学所,组织全所每年围绕一个数学重点方向,从全国各地选拔优秀数学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到南开集中培养,对前沿课题进行攻关,以期造就高水平的青年数学家。

  为了数学所的发展,陈先生大到办所宗旨,小到教学楼的设计方案,图书资料的充实,无论巨细,事必躬亲。他还亲自讲授近代微分几何学,主编南开数学丛书,为数学所补充数学刊物,并将自己的全部藏书一万余册捐赠给数学所。1985年,他又把获得的世界最高数学奖——沃尔夫奖的5万美元奖金全部捐赠给南开。他说:“办南开数学研究所的目的,就是要让研究数学的人看到,到这里来和到国外去是一样的。现在数学所已经基本形成了这个环境。”

  近30年中,陈省身虽已年高,但依然穿梭往返于大洋两岸,为发展中国的科技事业尽心竭力,培养出一大批数学精英。他每年还选拔一批优秀人才出国深造。1987年由他推荐赴美留学的陈永川,在组合数学领域出类拔萃,1997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萨乌德·侯赛因”青年科学家奖。1990年由他推荐赴法留学的张伟平,学成归国后,在微分几何界成绩斐然,2000年获国际数学大奖——第三世界科学院数学奖,2001年还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在陈省身的带动下,南开数学科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大批学术骨干被吸引到来,形成一支以龙以明、张伟平、陈永川、方复全四位长江特聘教授为代表、老中青结合的学术梯队。该所教师还获得过五个香港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三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杰出青年基金奖,四个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称号,一个何梁何利科技成就奖,一个中国青年科技奖以及两个国际大奖。

  在南开大学80华诞庆典上,陈省身曾满怀深情地说:“南开大学的目标不仅要办成一流的大学,而且要立志成为中国第一的大学。美国的哈佛、英国的牛津和剑桥也都不在首都。南开大学要有这个思想——办成第一名的大学!”

  “一流”、“第一”、“第一名”,这些鼓舞人心的话语,赢得广大师生一次又一次雷鸣般的掌声。新千年伊始,天津市政府聘请陈省身担任天津科技馆名誉馆长。在授聘仪式上,陈教授再次倾吐心里的话:“我愿在有生之年多做些工作,把天津变成世界数学中心!”

  把天津变成世界数学中心——这是又一个“陈省身猜想”!

  (作者系天津市侨办宣联处处长)

  本栏目责任编辑 崔酉年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