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一个坦克设计师的起落人生

2006年No.3 侨界撷英 作者:李赞民

  田世宜,“全国先进归侨侨眷”。笔者一直有个愿望能够采访田世宜,但始终未能如愿,倒不是他的架子大,只因为一个字:忙。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和他坐到了一起。那种只有付出了很多才会有的疲倦挂在他的脸上,但当我们进入谈话的正题之后,那种疲倦立刻荡然无存。他那高而瘦的身体里不断涌现出勃勃的精力,言语急迫而清晰,象年轻人那样,说到激动处便有力地挥动着臂膀,让我也随之振奋。

  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坦克设计师

  田世宜是在不经意之间走上坦克设计师之路的。上个世纪50年代初,田世宜高中毕业时,与弟弟一起报考了清华大学,他与弟弟的考分均超过清华录取线,弟弟被录取了,而他却没有。后来他知道,刚刚起步的新中国国防建设急需一批优秀青年军事工程师。田世宜被保送到当时隶属于国防工委的北京理工大学,学习坦克设计制造专业。年轻的田世宜义无返顾地投入军事专业,成为学校学习的尖子。1960年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某军工厂的设计研究所从事战车的设计和科研工作,而此时闻名全国的倪志福就是这个厂负责科研工作的总工程师。60年代初期,我国军事装备领域面临着苏联专家刚刚撤走,急需建立我国自行设计研制军事装备体系的严峻时刻,年轻的田世宜被推上建造新中国自己的军事装备的历史舞台。

  ×××战车悬挂系统扭力轴折断,是我国上世纪60年代中期军事战车急需解决的一项重大技术难题。田世宜所在的研究所由倪志福同志亲自点名挑起了这项科研任务。26岁的田世宜迎难而上成为攻关的骨干。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吃住在研究所里,不分昼夜,连续攻关,对扭力轴原设计理论上百次地计算,对每个数据都不厌其繁地进行艰苦的理论分析。他向同志们提出,怀疑苏联专家的原设计有问题,并同研究所的负责同志一起亲自向倪志福总工做了汇报。他敢于向技术权威挑战的精神得到了倪志福同志的首肯。经过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和理论推断,田世宜终于发现原等比例缩小的设计方案是错误的,各部位的尺寸与扭矩关系并非呈简单线性,而是一种复杂的函数关系。为此在推导计算公式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了扭力轴的各部位尺寸并修改了各项强化工艺,最终经过大型扭力疲劳实验和万公里路面行驶试验,新设计的悬挂系统100%地经受了考验。扭力轴实验的抗疲劳扭转次数突破了苏联技术标准,使用寿命提高了20倍,成功解决×××战车悬挂系统扭力轴折断的科研难题。

  1964年全国兵器工业学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英姿焕发的田世宜登上大会主席台,面对德高望重的钱学森、张爱萍、倪志福等军事专家,发表和宣读了“关于解决×××战车扭力轴折断问题的科研总结”的论文。他的观点和实践赢得了大会的一致赞扬,老一代专家和出席大会的代表们把热烈的掌声送给了这位年轻的后生。

  1970年正值“十年动乱”期间,军工厂接到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设计我国第二代战车新型液压传动变速箱,而且这种第二代战车要参加国庆受阅。田世宜当时和其他研究人员已被下放车间跟班劳动,接受再教育。进驻研究所的工宣队出于政治上的原因,组织工人们自己设计,但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设计结果迟迟达不到要求。为完成此项设计,工宣队特做紧急调令,田世宜被抽调到科研组。田世宜回到科研第一线,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恢复原厂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的正常工作。在田世宜的带领下,新的科研小组全力投入设计工作。按照常规完成这样一项重大的科研项目,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但此时离国庆检阅仅仅还有3个月,就是说,从设计到试制根本没有返工时间和修改机会,必须一次成功。田世宜是在种种矛盾中开始工作的,但是造中国自己的战车的信念又让他激动和兴奋,使他充满了坚定的信心和干劲。田世宜把3个月当作一年。3个月里,他从没回过家,吃在设计现场,睡在办公桌上,所有换洗的衣服都是家人到厂里取送的。就是时间再紧,田世宜的精益求精作风也丝毫没有改变,在完成设计和试制后,田世宜提出必须进行台架实验。工宣队说“现在飞机都不做实验了,坦克还做什么实验?”田世宜说,这是设计最基本的实验,不做我就不让把机器拉走。后来在几位老工人的支持下,组装了简易实验台,进行了样机的性能实验,排除了制造上的问题,终于圆满完成了全部设计和试制工作。“十一”国庆节检阅中,我国第二代新型战车以其先进的性能胜利通过天安门。当“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大红标语和喜报贴满厂院的时候,田世宜正趴在办公桌上酣睡着。

  在11年设计和科研期间,田世宜还完成了我国军事战车的十多项科研攻关、设计创新和技术革新项目,成为一名优秀的坦克设计师。

  改革开放给了他发挥才能的舞台

  1971年,为解决分居问题,田世宜想办法调到天津电梯厂,按当时规定他只能当工人。他和工人一起干活,解决难题,受到工人的欢迎。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改革开放解放了人们的思想,更解放了真正的人才。1979年,田世宜从工人晋升为工程师。1984年,天津电梯公司与美国奥的斯电梯公司合资成立了天津奥的斯电梯合资公司,这是天津市第一家美国跨国公司与国有企业嫁接改造的大型合资企业。挑选担任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的工作极为严格,然而,中美双方都对田世宜投了赞成票。时任公司主管生产、计划、采购和劳资工作副经理的田世宜,先后担任了合资公司的财务部长、计划发展部部长和总裁执行助理职务,同时出任公司董事,负责公司的财务与计划管理,工厂技术改造,投资项目可行性研究和中国奥的斯电梯集团的组建工作。1989年被晋升为高级工程师。因主持“天津奥的斯电梯公司七五技术改造设计”,1994年获得机械工业部颁发的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及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4年12月,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视察天津时,专程来到天津奥的斯工厂进行考察。田世宜向总书记汇报了公司的经营和企业资本增值的情况,汇报中江总书记问了许多财务和金融方面的问题,其中很多专业术语都是英语,田世宜对答如流。汇报后江总书记说,你的汇报很好,请写一份专题报告给我。会后,田世宜立即写了专题报告通过天津市政府呈报给了江总书记。在报告中他同时提出了有关加强国有资产管理方面的建议,这些建议在1995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李鹏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所反映。

  田世宜出色的科研、管理才能和工作业绩,越来越得到公司大股东美国奥的斯公司的信赖和尊重。1998年中国奥的斯集团控股公司成立后,美国奥的斯公司高层任命田世宜为集团控股公司董事长高级助理兼上海奥的斯电梯公司董事长职务。在集团的组建过程中,他参与了上海奥的斯、北京奥的斯电梯公司、集团控股公司和整个集团的组建工作。其中有关采用收益现值法进行企业资产评估和合资企业的资本重组等在国内都是首家应用,因此也为股东方和国家积累了这方面的经验。中国奥的斯电梯集团成为第一家以国际跨国公司为依托的大型企业集团,并在天津建立了集团总部、研究开发中心和面向全球的电梯制造出口基地。创造了电梯行业的多项第一。集团的经营规模已进入天津百强企业的前列和中国500强的排行榜。企业的资本也获得了百倍以上的大幅度增值,集团的产品和制造水平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了大幅跨越发展,成为天津工业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身在合资公司,田世宜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国经济发展这个中心。他在1993至2003年担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期间,认真总结在跨国公司工作的体会,共向全国政协提交了10份大会发言稿,30余份提案,内容都是围绕与世界知名跨国公司合作,促进我国对外开放,实现与国际接轨以及经济体制改革、完善法律法规、科教兴国、提高利用外资水平等各个方面,受到各有关部门的重视,有些提案被采纳。

  历史沧桑,岁月如歌。走过人生的起起落落,如今的田世宜更是充满激情地工作和生活着。

  本栏目责任编辑 崔酉年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