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庄世平----香港归侨界一面光荣的旗帜

2007年No.4 侨界撷英 作者:许丕新

庄老走了,许多香港归侨的心很痛,很痛。 太突然了,不少人前些日子还在一些公开场合见到老人家活跃的身影,更有些人等着拜会老人家请教一些问题,怎么一转眼就突然走了?真是难于接受这样的现实啊! 多年坐在轮椅上92岁高龄的家父,看电视是他最大的生活乐趣。那天下午,当他两眼直盯着电视新闻正在播报关于庄老不幸去世的噩耗,顿时两目发呆,久久无语。40年风雨同舟的老朋友走了,对于像家父这样的一批香港的老归侨,是多么深重的一击啊。 诚挚诚信 德高望重 家父许东亮先生是印尼归侨,1965年9月印尼发生930事变后辗转来到香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经友人介绍认识了泰国归侨,时任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的庄世平先生,久居海外的中国人,由于坎坷的命运相似,侨胞们无论在何时何地相遇,都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浓浓亲情。记得父亲曾说起当年在港创业的过程,特别是在资金短缺的极困难条件下,先后都得到中国银行、南商和其它中资银行的支持和帮助。在私人情谊上,父亲在同庄老频繁的接触中,一直敬重庄老的为人,并得到他无微不至的教导、提示和帮助,把他看成是自已的老师、兄长和可信赖的朋友。由此开始了他们近四十年的友谊与合作的缘份。 也许因为庄老也是归侨的缘故,从一开始就特别注意南商的营业方针要体现“为侨服务”的特点,家父也十分信赖南商,全家人和许多亲友在港的银行户头都有南商的户头,许多东南亚友人来港居住、经商,经父亲介绍和推介,也乐意在庄老的南商开户。而只要家父介绍约见的友人,庄老在百忙之中也要抽空接见,亲力亲为。许多归侨都亲身体验过庄老这种助人为乐诚挚待人的风尚,印象深刻,十分感动。父亲曾评说:“庄老是一位完全可以信赖的人”。 对许多来港的归侨而言,庄老是泰国华侨,提起“南商”首先就想到庄老,一想起庄老就是信任。庄老就是「信任」的代名。庄世平,数十年间在香港就是一面『诚信』的标志啊。 凡事上心 可亲可敬 作为晚辈,我大约是在八十年代初期在父亲引领下认识庄老的,记得是在庄老南商总行的办公室。一些话语记不清了,但有些细节至今难忘。当时父亲让我称庄老为庄伯伯,我也叫庄伯伯好,顺便奉上自己的一张名片,只见庄老起身接过名片,就仔细端祥,一面念一面抬头望着我,然后说:“好,好,记住了,记住了”。又在名片上写了几个字后仔细收起来。 当时我也很感动,觉得这是多幺慈祥和蔼的老人啊,但说实在的,对他说的“记住了”我并不很在意。不久我赴加拿大发展,一去就是十几年,97香港回归前在一次侨团活动中,偶尔再次有幸见到庄老,我心想庄老肯定不记得我了,没想到握手时他突然说:“哎,你不是去加拿大发展了吗,顺利吗?你爸爸近来身体好吗”?我心中一下涌起一种难于言状的感动,说不出话来了。心想,我不过是一小人物,而庄老在我心目中早已是叱咤风云的传奇性人物了,他是资深的银行家、社会活动家,日理万机,每天不知要见过多少人啊,事隔十多年,他居然还能记住我这样一个小人物。面对这样一位时年已八十七岁的老人,我心里再次被深深地感动了,不知为何,十几年前初次见面,老人家那句:“记住了,记住了”的话语即刻浮在脑中,和面前的情景相映重现,真是人们常说的“点点滴滴显真情”。 老人家有很强的记忆力固然是一个原因,我想老人家心中藏有一颗对普罗大众时时牵挂的情怀才是更重要的吧? 关心祖国 热心社团 作为香港归侨界的元老和侨领,庄老一直是全国侨联副主席。无论他身兼无数的职衔或职务,许多随他年高退休都一一虚退了。直到他去世前,只有「全国侨联副主席」这一实质职务一直保留着。因为侨联和香港归侨界实在太需要他了。改革开放以来,庄老一直十分灵活有机的把“侨”的工作融入到他在各个行业中去,他自已率先把「南洋商业银行」带进大陆,他最早组织海外侨商和本港归侨界的商贸精英赴大陆各地考察和选择投资项目,他热心接受香港许多侨团聘任荣誉会长或顾问等义务职衔,出席各种侨团活动……。 每当从电视、报刊上看到庄老风尘仆仆地走南闯北的信息,我都会实时报告在家养病的父亲,父亲常常是饱含欣喜和关注的神情,看着他的这位老朋友奔走各地热情推动改革的消息,而作为香港归侨,我们亦不时地可以从各种重大的活动中见到他老人家健硕活力的身影。许多归侨友人每次见面时,都会不约而同地赞誉我们的庄老:真不容易啊,一位八、九十岁的老人,还这样的不辞劳苦,辛勤工作。就在他不幸去世前几天,我们还从报纸等媒体上看到庄老活跃在一些团体的公开活动中,我们也正期待再过些天,庄老将会作为主礼嘉宾出席香港侨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的隆重庆典和香港一系列重大的庆典上,谁料他突然就这样静静地离开我们而去了,听到这不幸消息,令人惊鄂之余,就是无比的痛惜。一位一生把自己的生命和全部智能奉献给祖国,奉献给香港和家乡,奉献给香港归侨界的无私老人,就这样静静地走了。 他像一位勤奋的耕耘者,几十年如一日,努力地耕田、播种、灌水、除草、施肥,剪技……,如今这一切开始要开花结果了,他走了。他吃进的是“草”,而给我们的是“奶”。 高瞻远瞩 勇于实践 香港归侨界中一直以来为“归侨”的身份未能被广泛认同有许多不同的苦恼,但是,我们以香港归侨界中有庄老(泰国华侨、中华全国侨联副主席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代表深感自豪。庄老一向主张要我们“自己先做好”。这样慢慢就有越来越多的人会认同。改革开放之初,他亲自组织、率团和陪同海外侨商、本港侨界商贸人士和本港侨联委员亲访大陆,鼓励侨商大胆投资中国,同时亦鼓励内地大胆开放市场,转变观念,勇于实践。他以一位资深银行家的视野,始终是最早地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线。他是改革开放中许多重大新生事物的开创者、探索者,许多归侨界称赞他是一位最勇敢的第一位“吃螃蟹者”。这令我想起这位传奇、睿智老人的人生事业奋斗的点滴,作为金融界的前辈和行家,谁能想到他用一万美元起步,在香港创办了首家“中资银行”,改革开放初期,又是他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在内地创办了首家“外资银行”,并发行了中资银行系统的第一张信用卡……,也因此,庄老作为潮汕人,早年己故周恩来总理曾高度称赞说过:潮汕为中国革命贡献了两个经济人才,一个是理论的许涤新,一个是实践的庄世平。 他对新中国金融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创建和发展,对中国改革开放后金融业的重大转型,如何同国际接轨的现代化探索和与时俱进的巨大贡献,真是可以不作第二人想。 奉献社会 不遗余力 除此之外,庄老还积极参加和支持扶植本港侨界的许多活动。 深受国家与社会敬重的庄老,在一系列繁忙的本职与社会活动中,都可看到他持身谨严默默奉献的高尚品德。只要他的时间与健康允许,他都会高兴地接受侨社聘他出任的各种荣誉职衔和许多侨界大型活动的主礼嘉宾等职。本人亲历数次本港侨界的大型活动的策划和组织工作,亲身体验和感受到老人家对“侨胞、侨情、侨事”的热心和支持,有幸近距离和庄老因这几次活动得到他的全力支持和指教,点点滴滴,永生难忘。 一次是2005年4月由香港万隆校友会主办的“香港侨界隆重纪念亚非会议召开五十周年”的活动,一次是2005年9月由香港青年联会、侨友社、缅华互助会、香港和统会、大公报等联合主办的“亚太战区华侨华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活动。 这两次香港侨界民间自发组织的活动,庄老都是第一时间答应参加,并作为大会的主礼嘉宾成员。庄老认真为大会亲笔题辞,有趣的是,有次大会题辞写好寄出,庄老秘书打电话说这份题辞庄老不满意,昨晚又重写了一幅,希望我们别用错了。后来得知,为了写好题辞,庄老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一遍遍的拟写好几幅,再从中挑一幅他较满意的送出……,这就是庄老啊。 当我们想起一位九十四岁高龄的归侨老人是这样精心严谨地为我们的活动尽心时,我们的感动是由衷的。庄老每次都抽出宝贵时间在活动开始前接见工作人员,一方面细心聆听筹备工作的进展情况,一方面会给我们讲一些和活动有关的他亲身亲历的故事,如亚非会议召开前发生的震惊世界的国民党特务阴谋杀害周恩来的“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案,讲述他在年轻时在泰国等地参加抗日战争的经历等等,令我们深受教育。他还十分关心问我们有什幺困难?当说到有人误会我们策划的华侨华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活动是“炒冷饭”时,庄老严肃地说:“我也听到了,这是不对的,华侨华人抗日有特殊贡献,值得纪念,主要要有特色”。一句话就解开了许多人的困惑。 学习继承 典范永存 作为普通的一名香港归侨,我们当然不可能经常在他身边,但是,庄老作为我们香港归侨界一位崇高的长辈和代表人物,除了经常活跃在他专长的金融战线以外,无论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线,在全国许多城乡和建设工地上,或在全国或国际会议的讲坛,在各种重要的有关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经济发展和华侨华人问题的研讨会上,或在各种文化教育、社会发展的活动中…….,我们几乎处处都可以看到这位可亲可爱的智能老人的身影。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我们香港归侨的代表,看到我们香港归侨几乎在涉及香港和祖国现代化发展的各个重要领域中的身影和声音。我们感到欣慰和自豪,在整个社会历史转型的伟大时期里,我们香港归侨并没有「缺席」,庄老成了我们香港归侨界一位代言人,是他最完美的代表了我们香港归侨的形象,凝聚侨心,集中代表我们不断地发出我们心中的声音。 在这个意义上,庄老是不可替代的。 这正是我们对他的突然去世在感情上久久不能释怀,心情上会无比痛苦的原因。现实真的很无情,庄老真的走了,我们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听不到他那循循善诱的教导,但是庄老留给我们的财富是无价的,他一生清廉爱国爱港,一生的理想是为国家民族的复兴奋斗不已,他虽创办了银行百亿产业,股份却全部捐出,真可谓大公无私,一生正气;他被香港人称为不管大事小事,都来者不拒,有求必应的“香港黄大仙”,勤勤恳恳为香港居民服务;他身居高位,却从不为家属谋官谋利,儿子只是香港一名普通运输司机。据报刊载:庄老昔日的部属雷平回忆说,有一年和庄老出席国际金融研讨会,有人介绍,今天来的金融大亨中有一位香港老头,他身无分文,住的还是宿舍,让国际金融界认识了这位传奇人物,会议结束后,雷平扶着庄老走出会场,在走道上,所有与会者一字排开,让庄世平先离开,表示对他的敬意……。 庄老走了,我们是那样的不舍,安息吧,庄老!我们会在心中永远记住您。我们会永远传承您留给我们归侨界最宝贵的爱国爱港爱侨精神,在我们心中,您永远是香港归侨界一面光荣的旗帜! (作者系香港华侨华人研究中心主任)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