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经纬   > 正文

刍议侨批及其在金融史中的地位与价值
2021年NO.2 文化经纬 作者:祁敬宇

  2013年6月29日,广东省和福建省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这为侨批档案保护与传承、开发与利用提供了契机,也为中国金融史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资料。

  侨批业是华人移民汇兑市场的重要金融服务业

  侨批,又叫番批、银信,侨批局兼具金融、邮政与银行汇兑等功能,可以帮助我们透视中国近代侨汇业和金融业在沿海的发展状况。

  侨批业从时间跨度上看,持续了约一个半世纪,从19世纪中后期开始,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从地域上看,主要集中于广东、福建等东南沿海地区;从职能上看,主要为东南亚华人移民聚居地区解送信款,侨批兼有金融与邮政双重功能;从名称上看,侨批业名称很多,诸如“信局”“批信局”“银信局”“侨信局”“汇兑信局”“华侨民信局”“批馆”“侨批馆”“汇兑庄”“侨汇庄”等。从侨批机构的分布网点看,到19世纪80年代,“国内侨批局已有厦门8家,汕头12家,海口1家;国外新加坡49家,其中潮州人开办的34家,福建人12家,客家人2家,广府人l家”。据20世纪初相关调查,“在东南亚的新加坡、槟城、巴达维亚、万隆、日惹、梭罗、三宝垅、井里汶、马尼拉、曼谷、西贡、仰光等地已有侨批局400余家;在国内有厦门70多家,汕头80余家,广东其他等地8-9家,香港7家以上”,形成了星罗棋布的侨批业组织运营网络。

  现有史料表明,侨批局一般为独资或者合伙投资制,规模狭小,资本不多,但通过同行组织的多种形式的合作,相互代理,形成了侨批业的高效网络,嵌入东南亚的华人移民社会和中国侨乡,赋予侨批局极强的活力,是华人移民汇兑市场的重要金融服务业。申遗成功的侨批档案主要来自广东和福建两省。广东侨批档案主要由潮汕侨批、五邑银信、梅州侨批三部分组成,现存约 15 万件,其中潮汕侨批数量最多。福建侨批档案主要集中在泉州地区。

  侨批局的业务探索早于近代银行业和邮政业

  从近代中国人创办的金融和邮政机构的时间来看,侨批局的业务探索要早于近代银行业和邮政业。大清邮政是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由总税务司英人R•赫德创办,一切建制仿照英国成规。大清邮政的开办标志着中国近代邮政的诞生。彼时的中国邮政经营存款、放款业务,发行银元券和银两券。近代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家银行是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盛宣怀创办的中国通商银行。而侨批局的代表“黄日兴”信局分别早于中国通商银行和中国邮政20年和19年;“天一批局”分别早于中国通商银行和中国邮政17年和16年。

  在福建最早的民信局是由永春人开办的“黄日兴”信局,该信局约创办于光绪三年(1877年)。其后,又有很多银信局成立,其中影响较大的是“天一总局”,全称为“郭有品天一汇兑银信局”。该局由旅居菲律宾的华侨郭有品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在其家乡龙溪县流传社(今龙海市角美镇流传村)创办,初称“天一批局”,专门为海内外华侨和眷属办理信件投递和钱币汇兑接送。光绪十八年(1892年)扩大为四个局,总局仍在流传社,外设厦门、安海(晋江)、吕宋(菲律宾)三个分局。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改称“郭有品天一信局”,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再改为“郭有品天一汇总银信局”。辛亥革命(1911年)前后,天一银信局的分局多达28家,包括菲律宾、马来西亚、荷属印度尼西亚、暹罗(泰国)、安南(越南)、新加坡、缅甸等七个国家的21个分局,国内厦门、安海、香港、漳州、浮宫、泉州、同安等7个分局。民国初年,又增设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柬埔寨的金塔以及上海、港尾等4个分局。

  从信局的名称上,可以看到具有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儒家诚信的元素在其中,这里“天一”取自汉代董仲舒的《春秋繁露•深察名号》中的“天人之际,合同为一”,意为“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自然与人”合二为一,表达了“天下一家”“诚信高于天”等诚信守诺的传统文化品质。

  天一总局重信誉、管理严格、汇率规范、服务周到,赢得了海内外侨民侨眷的信赖。鼎盛时期的天一银信局,年侨汇额达到一千万银元,占当时闽南一带侨汇总额的三分之二,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分布最广、经营时间最长的早期民间私营侨批信局。

  可以说,在中国通商银行和中国邮政创办之前约20年左右的时间里,经营侨批业务的银信局已经在银行、邮政等领域对相关业务进行了实践和探索,这在金融史和邮政史上是极具开拓性的,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侨批具有重要的文献资料价值

  从金融史上的文献价值来看,晋商的票据、徽商的契约和粤闽商人的侨批这三者之中,侨批由于所处的时代距今更近一些,因而所包含的各种信息更为丰富。侨批不仅涉及到金融史、邮政史、华侨史,甚至还包括海外交通史、对外贸易史和国际关系史等内容。目前关于侨批档案文献的整理挖掘工作还仅仅是开始,还有很多重要文献资料等待着我们去挖掘、研究。

  侨批局涉及到的规模和范围虽然远不及晋商的票号,但是侨批所包含的信息地域色彩非常明显,比如称谓、语言风格、风土人情等。因而,侨批完全可以与晋商的票据、徽商的契约相媲美,成为中国金融史上三个重要的金融信物。换个角度想,或许也正是侨批这种民间属性和不规范决定了侨批背后的信息无拘无束,异常丰富。挖掘侨批背后的信息,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侨批展示了积极的防范金融风险智慧

  从防范金融风险的角度看,侨批与晋商的票号在风险防范方面一样独具优势。这些民间金融机构在防范风险方面所采取的独特措施,在今天仍有深刻的借鉴意义。侨批和山西票号一样都有“暗号”,山西票号的密押与侨批所采取的“备案号”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说侨批以《千字文》中的“天、地、玄、黄”等顺序作为发批顺序的字头,或者把这些侨批收寄的顺序依次编号,这种按照《千字文》汉字顺序而排序的做法,可以清晰地表明侨批寄送的时间段、侨批数量以及侨批汇寄的频繁程度,这些“暗号”在外人眼里也许只是一些单独的汉字而已,实际上具有保密作用。还有一些以侨批局所在地的名称、所在地地名的简称或英文地名的汉语译文首字作为“暗号”列字,还有一些侨批局采用的是“双字”或“多字”作列字等,这样侨批信封上的编号与票根编号、回批的编号三者互相制约牵制,这三者中有一个不一致就说明是假的侨批,或者是在侨批运作的某一个环节出问题了,这样可以有效地识别真假侨批,防范金融风险。

  一般而言,侨批内信中所批注的日期多采用天干地支或者年号等传统的纪年方式,月日的表达也是用农历(阴历)等记法来表示时间。这种传统的侨批所注日期,客观地增加了票据的安全性。侨批作为一种历史遗产,它的时间信息也是一种重要的历史文献。由于这种传统的天干地支、年号加农历月日的表达方式比现行的阿拉伯数字书写繁琐而不易更改,从防范金融风险的角度来看,不啻是一种积极的措施。

  侨批堪称中国近代钱币的微型“博物馆”

  侨批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上所使用的货币也是不同的,简直就是一个中国近代钱币的微型“博物馆”。这些千差万别的货币背后反映了时代背景、政治社会环境、经济活动、风险价值等,侨批上的提款货币基本都是当时正在流通的货币,所以通过这些货币的币种基本可以判定当时国内外货币的流通情况和外汇价值。比如清末龙洋、大洋、光洋以及民国初年流行的“袁大头”“帆洋”等各式银元,还有民国中后期流行的各种纸币,如中(中央银行)中(中国银行)交(交通银行)农(中国农民银行)四行发行的纸币、金圆券、银圆券、日伪时期发行的储备券,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人民币、外汇券等,这些都反映了各个时期侨批寄款所涉足的货币币种、外汇风险等方面的重要信息。

  总之,侨批以其独特的地域色彩和纷繁的时代背景,尤其是在开拓金融、邮政业务等方面进行了积极的开拓性的实践,在近代中国金融史上留下了辉煌灿烂的篇章。(作者单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编辑部:饶海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