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国际侨汇新动向与我国侨汇政策
2004年No.1 研究与探讨 作者:丘立本

  提要:争取侨汇、用好侨汇曾是侨务工作的重要内容。但自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国家外币存款逐渐增多,物资供应极大改善,侨汇和侨汇商店已完成其历史使命,关于侨汇的问题很少在侨务工作中提及,更没有人认真加以研究。
  然而,恰恰就在这段时期,由于全球化加速,国际移民倍增,全球侨汇每年高达千亿美元以上,侨汇的作用、功能、意义正发生重大变化,引起各国广泛的重视。印度、墨西哥、埃及等发展中大国都抓住时机,下大力气,取得相当可观的效果。印度1999年一年侨汇收入,相当中国从1982至1999年整17年的侨汇收入总和。
  作者提出,为侨服务,不能只为少数有钱投资的海外华人企业家服务,也应当为千千万万虽然没钱投资却能将血汗钱汇回赡养家庭的劳动大众服务。

  一

  侨汇是国际移民将其在国外所得的部分收入寄回原籍用以赡养家庭和其它用途的汇款,是移居者对家人的一种回报,也是移民输出国在流失大量劳动力后的一种经济补偿。

  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雪2001国际收支平衡年鉴(Balance of Payments Yearbook 2001)雪和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雪的资料:1999年全球劳工侨汇超过1000亿美元,比1970年(不到20亿美元)雪增长约50倍。2001年,仅发展中国家海外劳工汇回本国的汇款便多达723亿美元。

  这些数额迅速增多的侨汇,分布在全球六大地区80多个国家。据2002年的统计,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为全球总额的31%,南亚地区占20%,中东和北非占18%,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占14%,欧洲和中亚占13%,南非只占5%。

  2000年前十位侨汇输出国为:美国、沙特、德国、比利时、瑞士、法国、卢森堡、以色列、意大利、日本。

  当然,侨汇输入国并非只从一地获得侨汇,他们是同时从几个不同的来源地获得侨汇的。例如,印度侨汇40%-51%来自中东,其余部分来自美国、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雪在统计侨汇时包括三个部分:一是劳工汇款,即移居国外超过一年的劳工汇回国内的汇款;二是雇员报酬,是移居国外不足一年的雇员或劳工的回报,包括工资和其他国外的收入;三是移民转移,即从一国到另一国转移的移民自身的净值。

  侨汇主要是海外移民将劳动所得的一部分以外币的形式汇回家乡,也有以实物形式运回原籍的。主要汇款人是海外移民特别是劳工移民,其特点是来源分散,每次数额不大,但持续不断。主要用途是赡养家庭和其他消费,如偿还债务、修缮房屋、购置土地等,也有用于公共福利和投资的,但比率不大。移民每次汇回家中的汇款虽然数额不大,但千百万移民长年持续汇款汇集起来便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美国学者Susan Martin认为,发展中国家侨汇应占全球总侨汇的60%以上。

  印度是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侨汇增加最快的国家之一。印度侨汇1975年只有4.3亿美元,进入80年代后,一路飚升至1999年的110亿美元,约为1975年的26倍,1975~1999年累计达到934.16亿美元,实际数字超过1000亿美元。

  侨汇在发展中国家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作用和意义,已日趋明显。

  (一)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侨汇已远超过OECD国家的经济援助,仅次于外国直接投资,而成为发展经济急需的外来资金的重要来源

  就发展中国家总体而言,到2001年,侨汇总收入723亿美元已仅次于外国直接投资(与外国直接投资比率为42.4%)而大大超过外国援助资金(与官方发展援助比率为260.1%)雪和非直接投资的外国资金。而对于低收入的国家,侨汇收入已超过外国直接投资(与外国直接投资的比率为213.5%)而成为第一外资的来源。同时,侨汇在发展中国家的GDP中也占有一定的比重(1.3%)。

  (二)雪侨汇是发展中国家最为稳定的外汇来源

  90年代以来,外国资本,特别是短期外国资本总是随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形势的好坏而大起大落,但侨汇却一直稳步增长很少波动。例如,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外国私人资本纷纷撤出,比较稳定的外国直接投资和政府援助也大为减少,而侨汇却继续增加,形成鲜明的对照。

  侨汇之所以有增无减是因为大部分汇款是海外移民用来赡养家庭而不是用来投资的,因此较少受到资本市场的直接影响。在居住国经济繁荣时期,移民收入增加,侨汇数量固然随之增长;在家乡出现经济危机和遇到困难的时候,移民更会增加侨汇,以帮助家人度过难关。即使是用以投资的侨汇,也和其他外资有很大的不同。海外移民一般不会因为家乡市场一时的变化而匆忙撤资,他们会继续汇款支持已投资的事业,因为那里毕竟是他们的故乡。他们希望家乡会一天天好起来。当然对于用于投资目的的侨汇,家乡投资环境的好坏,也会引起侨汇的波动。

  (三)雪由于侨汇数额巨大又相对稳定,近些年来已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危机时期向国际资本市场获取低利率借贷的保证金和发行债券的抵押品

  例如2001年8月巴西银行就曾以巴西劳工在日本的预期侨汇做抵押,以较为优厚的条件在国际市场上发行3亿美元5年期的债券。有专家认为,如果全球有一半侨汇是通过银行系统汇出的,如果抵押率(Collateralization ratio)为5∶1,那么,发展中国家每年将可利用预期侨汇为担保,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发行70亿美元左右的债券。

  (四)雪由于侨汇数额巨大,从事汇款业务的机构利润丰厚,国际资本纷纷介入,汇兑市场空前活跃,竞争日趋激烈

  世界各地移民的汇款必须经过官方或民间的、合法或非法的各种机构和途径才能到达收款人手里。银行、汇款公司、邮局、大小私人汇款商(如华人的批局,印度人的Hundi,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人Hawala等)便通过收取汇费和利用汇率变化获取丰厚利润。一般说来,经济较发达、交通较便利的地方比经济落后、闭塞的地区汇费低廉,国家银行比私人批局费用也要少些。由于近年来全球侨汇已达1000亿美元的规模,且每年以6~7%的速度增长,因此汇款业务的收入已达数百亿美元之多。为此,许多国际汇兑机构如Western Union,Thomas Cook,Money Gram,Citigroup-Banamex,Bank of America都已投入巨资,进入侨汇领域,与各种中小私人侨汇公司邮政局、国家银行争夺市场。据说西联(Western Union)已经占据了全球侨汇市场的25%。

  (五)雪在全球化进程加速情况下,侨汇不仅改善移民家庭生活而且正成为跨国家庭的经济支柱,对移民原居国和移居国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对于处在工业化初期的中低收入国家来说,侨汇已被普遍认为是发展经济的重要手段。为此,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和低中等收入国家纷纷加强对侨汇产生的原因、侨汇增长的途径、侨汇使用的效率和影响等问题的研究,相继制定出相应的对策。

  1.重视国际移民工作

  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侨汇的剧增是和国际新移民的增加直接关联的。

  70年代以来新移民的增加是侨汇增加的重要原因,是否重视国际移民的工作,能否掌握国际劳工市场的动向,抓住机遇,采取多种方式输出非熟练劳动力和熟练劳动力,是发展中国家侨汇增长大小快慢的关键。

  印度知识分子的英语水平较高,印度IT产业人才是英、美、德等发达国家争夺的对象。过去,印度把知识分子的外流看成严重的“人才流失”(brain drain),忧心重重。近年来,由于侨汇收入的迅速增加,印度人的看法已发生变化,从“人才流失”变为“人才流动”(brain circulation),甚而至于“人才获得”(brain grain)。政府的态度也由消极限制转为积极疏导,鼓励他们主动回报母国。

  2.在移民集中地区设立银行

  海外移民须经中介机构才能将汇款送到目的地,而中介机构所收的汇费和汇率差价可高达汇款的15~20%,因此,建立和扩大银行网络,积极开展汇款业务,减少汇款总费用也是增加侨汇的重要办法。

  土耳其、菲律宾等侨汇大国都在移民集中的地方建立银行分行,为移民汇款提供廉价方便的服务,获得很好的效果。

  3.为移民提供开设帐户的凭证

  近30多年来,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移民入境严加限制,发展中国家移民不得不铤而走险,非法移民遂与日俱增。非法移民缺乏有效证件,担心暴露身份,不敢到正规银行汇款,只得求助于汇费高且不可靠的私人汇款机构。这对移民个人和国家都是重大的损失。为此,各国政府都在想方设法使人数日益增多的这部分移民免受私人侨汇机构的盘剥,将血汗钱迅速安全地汇回家乡,增加国家的外汇的收入。

  如近年来墨西哥驻美国的领事馆向当地的墨西哥人(不论其是否合法)发放一种证件(matriculas consulares)以证明持证人为墨西哥人。此证件原旨为帮助警察识别涉案人的身份,但在使用过程中逐渐被美国银行作为开设账户的凭证。由于采取了这种措施,墨西哥的侨汇已从1990年的30亿美元增至2001年的99亿美元。

  4.对侨汇采取优惠措施

  为了鼓励侨汇并发挥侨汇在国家经济建设中的作用,不少国家除了采取优惠措施,如允许外币存款、提高侨汇利率、减免侨汇所得税、提供投资方便等办法,还通过立法途径,保护海外侨民的利益,确立侨民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二

  解放后,我国政府对侨汇颇为重视。1955年2月23日专门发布了《国务院关于贯彻保护侨汇政策的命令》。1980年10月28日发布了《财政部关于华侨从海外汇入赡养家属的侨汇等免征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1982年3月15日又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做好侨汇工作扭转侨汇下降的通知》。

  此外,80年代后,人民银行还允许外币存款并对侨汇兑成人民币的存款予以优惠,而投资和兴办公益事业更受欢迎。总之,争取侨汇、用好侨汇曾是侨务工作的重要内容。

  但是,自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外币存款逐渐增多,物资供应极大改善,侨汇券和侨汇商店已完成其历史使命,消声灭迹了。侨汇这个关系到广大华侨侨眷切身利益的工作也作为一般外汇由国家外汇管理局掌管,侨务部门除了关心华侨华人捐赠公益事业外,中心工作转到如何引进外资和人才方面了,关于侨汇的问题便很少在侨务工作中提及,更没有人认真加以研究了。

  然而,如上所述,恰恰就在这段时期,由于经济全球化进程空前加速,国际移民倍增,全球侨汇每年高达千亿美元以上,侨汇的作用、功能、意义正发生重大变化,引起了各界的广泛重视。印度、墨西哥、埃及、土耳其、菲律宾等发展中大国,都抓住时机,下大力气,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效果。国际学术界也颇为关注。

  笔者认为,侨务部门应当注意世界经济发展的这些新现象,加强对侨汇问题的调查研究,并采取有力措施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印度1999年一年的侨汇收入相当于中国从1982年至1999年整17年的侨汇收入的总和。中国海外新老移民总数虽比印度多1000多万,但侨汇收入却远比印度少。

  中国侨汇之所以少,其原因之一是部分侨汇以外资的形式流入中国。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以亿美元为单位)在80年代已达到百位数而印度至今还停留在十位数上。这是中国优于印度的地方。

  不过,到上世纪末,进入中国的外资中60~70%是港台资本,直接来自东南亚华人的资本不到4%。

  也许有人认为,2002年中国国际收支顺差354亿美元,外汇储备已达2864亿美元,外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也已超过美国达到500多亿美元,累计外国投资达4500亿美元,如今的中国和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已不能同日而语,侨汇多少已没有多大的意义。

  这种想法值得商榷。因为正如国家外汇管理局《2002年中国国际收支状况分析》一文所指出的,“当前的顺差体现了我国经济竞争力提高,对外资吸引力增强的良好态势,但其隐含的负面因素也同样值得关注。当顺差来自于大量实际资源的输出时,会制约一国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而国外投资的净流入,增加了对远期利润、利息流出的资金需求,同时对国内资金的利用可能产生一定的挤压效应;如果流入的资金中包含大量游资,则会对一国的金融稳定、经济安全带来威胁。”而侨汇作为我国海外移民寄回国内赡养家庭的汇款,则是一种既安全又稳定的外汇净收入,不存在利润和利息问题。如果我们经过努力每年侨汇收入能像印度那样达到100亿美元的话,那么10年就是1000亿美元,约为8000多亿人民币。

  正因为侨汇有着比贸易顺差和外资流入更大的优点,不仅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中等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也都重视侨汇的获得。

  改革开放初期,由于解放后我们已有30多年没有大规模新移民出境,许多老移民与家乡的关系疏远了,要他们多寄侨汇回来,实属不易,只能把工作的重点放在少数已在当地发财致富的华人企业家身上,给予他们各种优惠,吸引他们回来投资。然而,海外华侨华人中成为企业家的毕竟是少数,企业家中有财力回来投资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所以仔细考察改革开放以来引进的“华资”时,其主体是港澳台资本,纯粹海外华人资本并不多。当然,随着海外华人经济的发展和我国投资环境的进一步改善,今后华侨华人资本无疑将会逐渐增多,这对我国经济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不过,我们也应当看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有数百万移民出国,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今后20年,中国国际移民的数量必将大为增加。这些刚刚离开中国的新移民,无论是劳工移民也好,技术移民也好,还都与家乡保持极为密切的联系。他们中固然有发财致富并能回国投资者,但这是极少数,绝大多数属于工薪阶层、自由职业者和中小资本。中国今后新移民寄回的汇款也必将随着移民人数的增加而增加。

  因此,我们的侨务工作不能只看到海外移民中的少数而忽视移民中的多数。

  我们为侨服务,不能只为少数有钱投资的海外华人企业家服务,也应当为千千万万虽没钱投资却能将血汗钱汇回赡养家庭的劳动大众服务。

  我们不能顾了一头丢了另一头;不能一条腿走路应当两条腿走路;应当深入了解世界各地千百万海外华人移民大众在汇款回国时遇到的许多具体问题,如汇费是否过高,汇率是否合理,汇期是否经常延误,而更重要的是汇款是否安全。

  2002年初,新加坡就发生了1138名中国劳工的800多万汇款被一家新加坡外币兑换公司“永隆”私吞的事件。这件事值得我们深刻反思。为什么我们的工人不到中国银行而到新加坡私人汇兑公司汇款?如何保护我们的劳工不再受骗?芽这件事不仅主管劳务输出的部门应当管,外汇管理部门和银行业务部门应当关心,侨务部门也应当关心。侨汇工作由外汇管理局主管后,侨务部门不能不闻不问。毕竟侨汇问题是关系到千千万万华侨华人和归侨侨眷的切身利益的事情。如果置这个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于不顾,如何能全面落实“为侨服务”的口号。

  这里还有一些认识上的问题需要解决:如何看待生产和消费、国强与民富、中国利益和海外华人利益等等。

  生产是重要的,没有生产,何来消费。但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消费,消费不振必影响生产,在生产上去之后,能否消费就成了大问题了。但人们往往强调生产而有意无意地忽视消费。我们过去重视侨汇,主要是从国家建设需要考虑的。侨务部门至今把重点放在引进侨资上,正是重视侨汇在生产上的作用。相比之下,我们对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意义较少考虑,对于老百姓主要用于赡养家庭,用于消费的侨汇不够关心,在国家外汇已经不缺的今天自然就更不在意了。

  其实,侨汇即使用于个人消费对国内生产也是一种刺激。如果经过我们的努力,每年有近百亿美元的侨汇用于国内的消费,这将对我们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何等积极的影响。

  近来关于“人民币升值”问题已引起各界的关注。我国政府已采取措施适当控制外资流入的规模和速度,减少热钱干扰中国的汇率。我们要高度警惕国外的投机分子或一些不法华侨华人通过成立假的合资项目,将外币汇入国内,期望人民币升值后套现外逃。我们要学会分清真侨汇和假侨汇,在坚决打击投机倒把的“假侨汇”的同时,千方百计争取真侨汇。

  移民在国内亲属生活条件的改善,家人健康平安等等也是移民跨国家庭利益的一部分,而在国际金融风云起伏的形势下,将部分收入汇回国内也不失为一种分散风险好办法,特别是在人民币升值呼声日增的今天。

  当然,在吸收侨汇的具体做法上和过去应当有所不同,现在外币的银行存款利率已一再降低,不可能在侨汇存款上予以优惠。现有的问题是要转变观念,对有关侨汇问题全盘加以考虑。这些问题是:

  一是如何利用海外移民网络,建立海外移民机制,加强对劳务输出机构的管理,提供各种条件,方便中国人口的国际迁移;

  二是了解移民汇款过程的各个环节,提供各种便利条件,降低汇款的总费用,减少中间剥削,使海外移民的血汗钱能安全、足额地汇回家里;

  三是银行业如何主动吸收侨汇,利用自身有利条件与国际汇兑公司展开竞争;

  四是如何引导侨汇储蓄、消费和投资等。

  显然,要落实这些问题,单靠侨务部门是不成的,需要相关部门的参与和合作,如劳动部门、外交部门、公安部门、金融部门、商业部门等等。侨办可以开展调查研究,将调研结果报国务院,由外汇管理局牵头联合各部门,组成适当的机构,专事侨汇工作。因为,仅从经济的角度讲,这可是关系到每年上百亿美元收入的大事情,更不用说还有加强与海外华侨华人联系的更深远的意义。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本栏目责任编辑 刘香玲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编辑部:饶海泉 时晓光 王 振 王建国
本期执行编辑|时晓光
美术设计/版式设计|张琼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88387581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