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务评说 | 特别报道 | 经验交流 | 研究与探讨 | 海外纵横 | 华文教育 | 侨界撷英 | 政策问答
各地侨讯 | 华埠时讯 | 来稿集萃 |新主任论侨务| 心得体会 | 侨务回顾 | 信息平台 | 海 浪 花

 

欧洲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华侨华人

2015年NO.4 研究与探讨 作者:李明欢

  欧洲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在这一艰苦卓绝的欧洲反法西斯战争中,处处可见华侨华人的身影。

  一、西班牙“国际纵队”中的华侨华人

  西班牙内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奏。1936年2月,西班牙共和国进行国会选举,由共产党、社会党、全国总工会和资产阶级共和派联合组成的反法西斯人民阵线获胜,组成联合政府。7月,独裁者佛朗哥在德、意法西斯军队的直接参与下,发动了反对共和政府的叛乱。为了反抗法西斯的独裁统治,在共产国际的号召下,50多个国家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组成了“国际纵队”赴西班牙参战,世界各国人民为了共同的理想并肩抗击法西斯主义。由于当时中国正遭受日本法西斯的入侵,因此,赴西班牙参战的中国战士主要是已经旅居欧洲、北美的华侨华人。留下有限记载的13位西班牙国际纵队的中国战士中,张瑞书、刘景田、杨春荣、李丰宁、阎家治、刘华封等人都是留居法国的原一战华工。张瑞书和刘景田被分配在卫生队担任担架员,他们很快就以吃苦耐劳而闻名,国际纵队第14旅的《联队》杂志第六期专文对他们进行介绍。刘景田在战场上扛着伤员奔向救护车的照片还登上了西班牙国际纵队的画册和西班牙报纸《红色阵线》。19年后,刘景田战场救人的照片再次登上东德的报纸,同时附言:“赞许国际团结:男护士刘,中国志愿军,为西班牙的自由而战斗,他是勇敢助人的典范。”

  张树生和张长官在参战前是旅居西班牙的华侨,张树生的登记资料上注明他来自青田,张长官则注明是巴塞罗那小贩。西班牙共产党的领导人曾对张树生高度评价:“他是一个好士兵。他一直表现有纪律,而且圆满完成他的任务。是一位优秀的反法西斯者。”

  曾经在国际纵队反坦克炮兵团担任政治委员的谢唯进是一位旅居欧洲的优秀中国共产党党员。1919年,谢唯进赴法勤工俭学,1925年,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入旅欧中国共产党,并参与筹备“国际反帝联盟”。西班牙内战爆发后,谢唯进化名“林济时”奔赴西班牙反法西斯前线。他在写给西班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中强调:“我不是来西班牙作短期的逗留,我是来前线,尽我的全力作一名战士来战斗的。”1937年6月,谢唯进正式获得国际纵队的军人证,投入与佛朗哥反革命武装及德意法西斯的战斗。1939年西班牙共和国被颠覆,国际纵队被遣散,谢唯进与战友们被拘禁在法国地中海集中营,历尽磨难。但是,这一切并未动摇他的革命意志。在集中营里,谢唯进编辑《中国抗战情报》,向身陷囹圄的战友们介绍中国的抗战进程。1940年3月,在国际友好人士的援助下,谢唯进获释,随即投身祖国的抗日战争。

  在国际纵队的中国志愿军战士中,还有来自美国的华侨张纪和陈文饶。张纪是长沙人,1918年赴美留学获得矿冶学位后,在美国任矿业工程师十多年。陈文饶是广东台山人,1930年代初移民美国,在唐人街打工谋生。

  国际纵队中的华裔医生毕道文参战前是正在荷兰求学的华裔留学生。毕道文出生于爪哇岛一个家道殷实的华商家庭,约于20世纪20年代末进入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就读医科。在荷兰求学期间,成长为一名具有革命理想的进步青年。1937年3月,毕道文离开荷兰前往法国,先在“支援西班牙”共产党组织部工作,不久即南下西班牙。9月,毕道文抵达西班牙国际纵队总部,被派往前线担任战地医生。西班牙马德里军事历史馆的档案中记载了毕道文所在医院领导对他的高度评价:“一位服务热忱、能干优秀的专业人才”。西班牙共和国被颠覆后,毕道文和谢唯进等人一起被拘禁在法国集中营,此后被营救,奔赴延安,投身于中国的抗日战争。

  1996年,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爆发60周年之际,依然在世的300多位国际纵队的战士从全世界29个国家回到了马德里。西班牙议会通过决议,向所有国际志愿者们颁发西班牙公民证,这是西班牙政府和人民给予当年浴血奋战的志愿者的崇高荣誉。遗憾的是,重回马德里接受致敬的志愿者中已经没有中国人的身影,他们全都离开人世了。但是,中国志愿者们在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英雄事迹,在欧洲历史上创下的国际主义业绩,已永远载入史册。

  二、在法西斯魔掌下坚持抗敌斗争的欧洲华侨华人

  德意法西斯将战火燃烧到欧洲大陆后,400多名法国华侨主动参加到法国人民战时服务的行列。法国沦陷后,一些华侨仍然勇敢地与当地人民一起为反法西斯而战。周亭和钱直向就是其中的两位代表。

  周亭是浙江省文成县人,1934年漂洋过海到了意大利,1936年到达法国。法国沦陷后,周亭以开小皮革作坊谋生,并且逐渐与居所附近的法国反法西斯战士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把住处作为反法西斯组织的交通站,留宿路过的反法西斯战士,并且多次为反法西斯组织递送情报。为了掩人耳目,周亭与时常前来联络的一名法国女交通员日依尼也特装扮成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1944年,德国占领军开始对周亭的住处起疑,并在周围布下暗哨。随后,德军以德国驻巴黎广播电台头号人物被暗杀为借口,进行全城大搜捕。周亭立即赶去给反法西斯的法国朋友报信,并且冒险与日依尼也特接头,成功保护她躲过德军的搜查。一个月后,德国军队再次搜捕,并且逮捕了周亭。为获得反法西斯人员的行踪,德国占领军连续十多天对周亭进行严刑逼供,但却一无所获,最后把他关入集中营。在经历了七个月非人的牢狱生活之后,周亭幸运地迎来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结束了牢狱之灾。法国政府为表彰周亭的功绩,向他颁发了奖状,并发给他特别生活津贴。

  法国华侨钱直向也曾在大战期间帮助过法国的反法西斯战士。钱直向1936年赴法,曾担任过驻法外交官,后长期旅居法国。1940年法国沦陷后,当时法国的社会党、激进党、共产党等组织了旨在抗击德国法西斯的“民族阵线”。由于德军的残暴镇压,民族阵线的活动处于秘密状态,有限的活动经费靠抗德人士捐赠,财政上十分困难。为安全起见,民族阵线决定将部分捐款存入当时处于中立的瑞士国家银行,以备急需时取用。民族阵线的秘书长找到钱直向、李石曾请他们设法将钱送入瑞士。钱直向乘火车抵达瑞士,成功躲过德军的搜查将钱款如数存入瑞士银行,为法国的抗德朋友们保存了一笔可贵的资产。德军占领法国后,在里昂市附近的维希扶植了贝当傀儡政府,原法国下议院议长、著名的抗德战士艾里欧被德军软禁在维希,行动失去自由。钱直向和另一位中国留学生刘先纬冒着生命危险,探望艾里欧,想方设法把艾里欧给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亲笔信转交美国当局,并且联系美法盟军营救艾里欧。然而此后德军将艾里欧转移至德国,救援并未取得成功,艾里欧直至战争结束才重获自由。虽然两位中国青年的营救活动实际上并没有直接奏效,但艾里欧却没有忘记自己身陷危难时中国朋友伸出的援助之手。艾里欧庆祝80寿辰时,曾邀请法国政界、军界、商界要人参加寿宴,钱直向也受到了邀请。当艾里欧看到钱直向时,立刻拉着他的手,大声地向全场嘉宾说道:“我被贝当政府软禁时,只有中国人来看我,就是这位钱先生!”全体贵宾报以热烈的掌声。

  在比利时,华侨钱秀玲女士也因在二战期间挺身而出,从法西斯的屠刀下解救比利时抵抗战士和普通民众,被誉为比利时人民的“和平天使”。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军占领了比利时。1942年冬,钱秀玲所在小镇的反法西斯战士罗杰被人出卖遭德军逮捕,随即被判处绞刑。钱秀玲得知消息后,冒险赶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通过个人关系与德军驻比利时及德国北部战区的最高行政长官沟通。由于她的努力,罗杰被改判有期徒刑八年,因此幸运地活到了大战结束。1944年6月7日,钱秀玲居住小镇附近的艾克辛市,德军因三名盖世太保被杀而对当地民众进行疯狂报复,将艾克辛市90多名青年男子扣押为人质,要求该市居民在一天内交出凶手,否则就处死人质。危急关头,钱秀玲再度赶往布鲁塞尔设法沟通。最终人质中的19名老弱病残者被释放,余下被送到德国集中营去做劳工。虽然其中有4人不幸死于集中营,但其余大多数人都活到了大战胜利的那一天,得以和亲人团聚。二战结束后,为了表彰钱秀玲的义举,比利时政府授予钱秀玲“国家英雄”勋章,艾克辛市的市民们为了铭记这位巾帼英雄,特地将市内的一条道路命名为“钱夫人路”。

  三、欧洲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华人船员

  欧洲大陆沦陷之后,英国成为盟军抗击德意法西斯的指挥中心。英伦三岛本身资源短缺,穿越大西洋的海上运输成为大战期间英国坚持抗战的生命线。由于上有德军飞机轰炸,下有德军潜艇攻击,海上运输十分危险。英国远洋公司从中国招募了大批海员到英国利物浦港集结待命,总数最高时达到约两万人,华人海员成为盟军海上运输的重要生力军。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大战期间,华人海员因参加盟国海上运输而不幸遇难者,多达7,000人以上。有的华人船员因所服务的船只被德国炸沉而不幸被俘,受尽磨难。

  由于战时海员要冒着生命危险远航,因此,经过英国海员工会的据理力争,与英国政府的航运部签订了若干特殊的海员生命保障及赔偿协约。但是,英国航运公司借口“华人海员的工资已经得到提升”,对华人海员的战时待遇另作规定,即华人海员所得赔偿费只及欧籍海员的五分之三,而抚恤费则甚至不及欧籍海员遗属终生抚恤金中一年的数目。1940年6月,英轮“皮鲁士”号被德军击沉,7名华人海员与数十名欧籍海员同时遇难,但却未得到均等的补偿。为了维护华人船员的合法权益,英国华人船员组织了“海员互助委员会”,并设立“战争危险金”,向不幸因战争身亡的会员家属提供援助。同时,在时任中国驻伦敦总领事的支持下,向英方提出平等待遇要求,英方最终同意给华人海员每月发放3英镑战时津贴。

  1942年1月1日,中、苏、美、英等26个国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公布了《同盟国宣言》,宣布建立反法西斯联盟,中国人民长期浴血奋战、在亚洲战场独立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事实,使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提高。在此大背景下,世界各地尤其是英、美等西方国家的华侨要求享有平等待遇的呼声越来越强。他们强烈抗议各国对华侨的歧视,尤其强烈抗议对于亲身参加同盟国反法西斯战争的华人海员实施不平等待遇。人民正义的呼声汇同建立反法西斯联盟的共同需求,促使一些西方国家逐步改变严重歧视华侨和华人海员的政策。1942年夏,英国与荷兰两国政府先后与中国订立了关于华人海员待遇的新合同,改善他们的待遇,保证他们的合法权益。1943年,美国政府废除《排华法案》,美国政府的这一决策,进一步推动欧洲各国采取善待华人的政策。

  英国战时运输部在一份报告中对华人海员在大战中的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齐瑞、国泰、叶模扬、刘阿玉四人因勇敢称职,功劳卓著,还获得了英王颁布的特别奖状。

  四、欧洲反法西斯战役中的华裔军人

  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诺曼底战役,突破德军的海上封锁线。25名留学欧洲的中国海军以及来自美国的华裔战士作为盟军的一员参加战斗。

  1942年,为了培训中国海军人才,当时的中国海军驻盟军总部联络官建议派遣有经验的中生代军人前去英国学习。1943年6月,经过选拔的25名学员经印度抵达英国,进入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编成一个“中国班”,开始了他们的留学生活。由于战争需要,这批中国学员仅仅经过短短几个月的课堂学习,就被分派到了英国各大舰艇上,直接参加到当时激烈的海战中。

  1943年12月,卢东阁、郭成森被分派到英国北海舰队的重型巡洋舰“肯特”号,参加歼灭德国舰艇“沙恩霍斯特”号的战斗。卢东阁、郭成森表现出色为最终击沉德国舰艇做出积极贡献。

  1944年4月3日,英国“国王号”舰艇上的中国学员楚虞璋、谢立和与英国“搜索号”舰艇上的中国学员黄廷鑫、葛敦华,共同参加了英国海军对德国战列舰“提尔比茨”号的空袭,并取得理想战果。

  1944年6月,这批中国海军学员全部随同其所在英国舰艇,参加了诺曼底战役。英国皇家海军“国王”号上的学员楚虞璋和谢立和在舰艇上担任防空和反潜瞭望任务。学员张家瑾、吴方瑞等轮机班人员被编入后勤支援船队。邹坚和熊德树担任登陆艇的见习艇长,直接参加抢滩登陆。

  黄廷鑫和葛敦华随“搜索者”号舰艇在诺曼底登陆中负责外围反潜,并在诺曼底成功登陆后随该舰参加了反法西斯盟军在法国南部土伦港附近的登陆作战,接着又出发到埃及的亚历山大港,执行反法西斯盟军进军希腊的任务。1944年底,二人随“搜索者”号回到英国,结束了在航空母舰上的参战经历。

  除此之外,来自北美的华裔兵士也直接参加了欧洲的反法西斯战役。

  欧阳金海出生于广东省中山,14岁到美国,18岁参军,1944年被派往英国,历经多场战事。诺曼底战役中,欧阳金海两次负伤,战后,他获得了两枚紫心勋章,这是美军给予士兵的最高嘉奖。

  骆家辉先生的父亲骆荣硕也曾经亲历欧洲反法西斯战场。骆荣硕13岁时随父母赴美,定居于西雅图。1940年,骆荣硕高中毕业,次年即参军入伍,并且在美国宣布参战后随军前往欧洲。1944年诺曼底战役打响时,骆荣硕是美军的厨师。

  据诺曼底法国二战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曾有300多名中国人参加了诺曼底战役,遗憾的是现在已经难以找到更多相关资料。不过他们的业绩并没有被完全遗忘。2006年7月5日,法国驻上海总领事专程前往杭州,代表法国政府向当时已经88岁的黄廷鑫颁发“荣誉勋位骑士勋章”。作为当时在中国本土还幸存的唯一诺曼底战役的参战者,黄廷鑫代表所有参加过诺曼底战役的中国战士接受了这一法国最高级别的荣誉勋章。法国总领事薛翰在颁奖时说:“这枚勋章同时表达的是对所有参加过这场战役的中国人的感谢……1944年,在法国最困难的时刻,中国与我们并肩站在一起,法国不会忘记。”

  (作者系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特聘教授、欧华研究中心主任)



  [ 往期回顾 ]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副主编:刘香玲
编辑部:滕剑峰、时晓光、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