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与探讨   > 正文

华侨华人参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初探
2019年NO.2 研究与探讨 作者:王晓芸

  作为中外人民友好交往、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桥梁和纽带,遍布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不但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而且是真正共享者、受益者。在新时代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应充分发挥华侨华人开放性、包容性、主体性、灵活性和地缘性等多重优势。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面对这样的世界形势,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顺应了时代潮流,凝聚了各国共识,开辟了人类更加美好的发展前景,因此被写入联合国大会决议,不仅成为最受世界欢迎的中国倡议,也成为包括华侨华人群体在内的全人类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和共同愿景。作为中外人民友好交往、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桥梁和纽带,遍布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不但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而且是真正共享者、受益者。

  一、历史与光辉:华侨华人的和平移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精神的写照

  华侨华人的历史是一部和平移民、和平谋生与和平经商的历史。根据《尚书大传》《史记》《汉书》《后汉书》等史料记载,中国移民史最早可追溯至距今3000多年前的商朝。商朝末年,周灭商,不愿事周的商朝太师箕子带领商朝遗民五千人东走朝鲜,“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开启了朝鲜半岛文明开化之端,写下了中朝友谊史上的辉煌一页。相传后来商朝遗民纷纷效仿箕子,逃亡国外,有的渡海去朝鲜半岛,有的去日本列岛,更有甚者沿着太平洋西岸一直向北,经过白令海峡踏上美洲大陆,到墨西哥才定居下来,成为最早来到美洲大陆的人。他们为所到之国带去了先进的中国文化、制度与农业、畜牧业、手工业生产技术,推动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

  自此以后,中国各个朝代都有不少华人由于经商、逃难、宗教等原因居留海外。例如,相传秦朝时徐福带领几千名童男童女东渡扶桑,唐朝时大批高僧远赴天竺取经玄游居留,明清之际大批中国人移民东南亚谋生经商,至鸦片战争之前,下南洋的华人以经商谋生者居多,当时东南亚华人已有150万之多,晚清时南洋地区的移民已有500万左右。清朝后期的移民,从南洋地区扩展至美洲、澳洲、非洲、欧洲、俄远东地区,形成明清时期规模最大的移民潮。有人说:“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千百年来,华侨华人带着中国人“以和为贵”“和而不同”的民族文化基因,与当地人民友好相处,积极参与当地建设,为当地发展作出巨大贡献。无论是在澳洲的采掘金矿、美国的西部拓荒、美加两国的国家铁路修筑,还是巴拿马运河的开凿,均留下华侨华人克勤克俭、自强不息的身影。这是人类在文明相融、世界相通的历史进程中,戮力同心创造美好家园、增进世界福祉、促进共同繁荣的历史切面,将永远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改革开放以后,大批中国人通过家庭团聚、留学、投资、创业、劳务、技术移民等方式“走出去”。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二大移民来源国,成为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第一大移民来源国,中国移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外移民群体。新华侨华人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创业能力强,自觉融入主流社会,积极参与当地事务,为住在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繁荣、科技进步和文化多元作出重要贡献,得到了当地社会的普遍肯定。而华侨华人虽身在异国,但情系桑梓,作为沟通中外的桥梁,不但促进了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和理解,也增进了中国与世界的沟通和交往。总之,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现实中,华侨华人作为一支独特的力量,在其移民的进程中始终如一地推动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二、现实与未来:华侨华人将受益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首先,从华侨华人个体来看,虽然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落地生根,尽心尽力地投入住在国建设,但在与众多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处于不同发展水平的人群生活在一起时,也可能会遭遇到不同程度的社会屏障与心理屏障。现实来看,国家政治边界、族群利益冲突日益成为影响华侨华人为住在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积极贡献,融入当地社会,获得普遍认可的重要因素。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蕴含的合作、共赢、普惠的思想,有助于消弭不同种族、民族之间的隔阂,缓和不同文化背景带来的冲突关系,化解经济与社会生活中的龃龉,增进华侨华人与住在国人民的沟通和交往。

  其次,从华侨华人所联系的祖(籍)国与住在国来看,两国之间的关系与华侨华人的生存境遇息息相关。就华侨华人住在国而言,如果不考虑华侨华人自身的特点和意愿,一味要求他们融入住在国文化之中,或单纯强调保存华侨华人的固有文化,都会带来消极影响。就中国而言,如果一味要求他们完全服务于祖(籍)国而忽视其内心深处的乡愁和追根溯源的心理诉求,也会带来消极影响。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蕴含的共识与协商,合作与沟通,共享与共赢的思想,为华侨华人祖(籍)国与住在国提供了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使华侨华人在“三有利”原则指引下,既成为中外民间交流的桥梁,也为自身赢得更多的生存发展空间。

  再次,从华侨华人所处的国际环境来看,国际与区域局势同华侨华人的命运前途休戚相关。虽然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但在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背景下,当今世界还存在着一些不稳定因素,各种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宗教的、种族的,乃至军事的冲突在世界各地不断发生,对华侨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威胁,影响了华侨华人在全球范围的有序流动和跨国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和清洁美丽的理念,是中国为化解当今世界纷繁多元复杂矛盾而贡献的中国智慧,有助于引领世界走向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新时代,维护国际格局稳定,促进人类福祉增长,为华侨华人的生存发展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三、价值与支撑:华侨华人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华侨华人在参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程中,具有开放性、包容性、主体性、灵活性和地缘性等多重优势。

  一是开放性优势。开放与交流是促使华侨华人能够“走出去”立足与发展的先决条件。历史上看,华侨华人是率先“走出国门,走向海外”的先驱,他们没有坐井观天、因循守旧、固步自封,而是展开胸襟、顺应时变、寻找出路。他们积极与外部世界交流,并将西方近代文明带回家乡,为中国与西方文明的交流互鉴提供了先机。现实中看,海外华侨华人已经超过6000万,分布于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赤忱的爱国情怀、雄厚的经济实力、丰富的智力资源、广泛的商业人脉,涉足全球商贸、企业、科技、文化、政界等各个领域,无疑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二是包容性优势。华侨先民当初远赴海外谋生,异国他乡的文化障碍、语言壁垒与心理鸿沟无不考验着初来乍到者的生存智慧。但是华侨华人以尊重其他民族文化的独立性和价值为生存原则,接纳和尊重住在国的社会文化与习惯风俗,遵守和服从住在国的法律制度和行为规范,与当地民众和平共处,互信共荣,赢得异邦民众的信任与理解,实现了与住在国社会的融合。华侨华人的包容性优势缓和了相异文明之间的碰撞,促进了文明之间的和谐共处、共存共荣,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三是主体性优势。华侨华人作为世界公民,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动性和自觉性。无论华侨华人的主观意愿如何,他们与住在国民众都身处共同的生活环境,面对相互攸关的利益交集,华侨华人努力把祖(籍)国与住在国利益结合起来,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祖(籍)国与住在国共同关切,扩大各个方面的利益汇合点,客观上推动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在这个意义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离不开广大华侨华人的共同努力。

  四是灵活性优势。移民海外的华侨华人,流动的不仅是人口,还有他们自身所拥有的文化与价值观。他们要想在异域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生存发展,就要具备灵活的自我调适能力。华侨华人们摒弃了自我为中心的思想束缚,顾全大局,从长计议,尊重社会价值的多元性和事物发展的多样性,通过对自身的调适和变通,避免相异文化之间的碰撞,也给自身所在群体和住在国异邦人士之间相互沟通理解留下了缓冲的余地和回旋的空间,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的思想资源与实践案例。

  五是地缘性优势。华侨华人是联结祖(籍)国与住在国的天然桥梁和纽带,一方面,他们日渐融入住在国社会,与当地居民生活工作在一起,通晓住当地语言、风俗人情、制度法律,有广泛的人脉网络与信息渠道;另一方面,他们也熟悉中国和自己家乡情况,对祖(籍)国和家乡有深厚的感情,支持家乡建设,为中外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牵线搭桥。华侨华人具有的融通中外的地缘性优势,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利条件。

  四、参与和推动:华侨华人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要主动作为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全人类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景,需要汇聚全人类的智慧和力量。广大华侨华人身处这一大潮的前沿,具有开放性、包容性、主体性、灵活性、地缘性等独特优势,应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主动参与、积极作为。

  首先,华侨华人要积极主动地向世界宣传介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跨越了种族、文化、国家与意识形态的界限,高屋建瓴地为思考人类社会未来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是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的理性可行的方案。当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接受认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并为之努力。“人类命运共同体”被多次写入联合国决议,充分体现了国际社会的共识与期望。宣传介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华侨华人是重要的传播力量。华侨华人应借助华人社团、华文媒体和华文学校这“三宝”,讲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故事,传播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声音,用住在国社会和民众喜闻乐见的形式、通俗易懂的语言和鲜活生动的案例宣传介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相关理念和价值,让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喜欢听、听得懂、记得住、愿意做,不断巩固扩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民意基础。

  其次,华侨华人应更加积极深入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平台,其初衷和最高目标就是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华侨华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资源和机遇。目前全世界6000 多万华侨华人中,逾4000 万居住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特别是作为“一带一路”优先战略方向的东南亚地区,华侨华人最为集中,约有 3000万。与此同时,在“一带一路”建设重点区域——东南亚地区,华侨华人经济在住在国国民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整体经济实力雄厚,产业布局广阔,营商网络庞大,智力资源丰富,人脉关系广博,可以通过更多样化的形式对接“一带一路”建设需求,促进沿线各国相互协作、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助力形成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进而推动世界范围内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进程。

  再次,华侨华人应更加主动自觉地传承和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华民族历来就是爱好和平、追求共同发展的民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深厚的理论滋养,例如协和万邦、万国咸宁,大同世界、天下为公,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和实生物、以和为贵,天下和合、共为一家等中华传统文化经典语录都蕴含着中华民族追求“和”文化的优良特质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所倡导的“和平发展、和谐相处、合作共赢”理念。华侨华人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应主动自觉地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身体力行地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世界各国人民和睦相处、和谐发展,让更多国家及其民众了解和热爱中国、认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理念深入人心,使之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维护世界和平的价值支撑。

  (作者单位:中共西安市委党校)




出 版:《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主 编:董传杰
编辑部:滕剑峰、王永光、王振
刊 号:ISSN 1672-8831
    CN11-4111/D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
    35号《侨务工作研究》
    编辑部
邮 编:100037
电 话:010-68320141
      68320129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工作研究》编辑部 版权所有